< 回到首页

制作相关信息

从遥远的外太空到乔治亚南部未经开垦的荒地,影迷们熟悉的恐怖猎手将在沙恩·布莱克(Shane Black)执导的重启版《铁血战士》(Predator)系列中回归。在这部新作中,这些全宇宙最凶残的猎手相比以往更加强壮、更加聪明、也更加致命。只有一群不起眼的退伍士兵和一位进化生物学专家才能阻止人类的灭亡。

沙恩·布莱克与编剧弗莱德·戴克尔一同执笔这部影片的剧本,更有一群出色的演员在他的指挥下集结。影片由波伊德·霍布鲁克(Boyd Holbrook)领衔主演,卡司阵容中还包括特拉文特·罗兹(Trevante Rhodes),雅各布·特瑞布雷(Jacob Tremblay),吉甘-迈克尔·凯(Keegan-Michael Key), 奥立薇娅·玛恩(Olivia Munn),托马斯·简(Thomas Jane),阿尔菲·艾伦(Alfie Allen),奥古斯托·阿奎莱拉(Augusto Aguilera),斯特尔林·K·布朗(Sterling K. Brown)等优秀影星。新版《铁血战士》由约翰·戴维斯(John Davis)担任制片人,而他也恰恰是原版《铁血战士》系列的制片人。摄影导演由拉瑞·方(Larry Fong)担任;马丁·威斯特(Martin Whist)担任美术指导;剪辑工作由哈里·米勒三世(Harry B. Miller III)和比利·韦伯(Billy Weber)担任,乔纳森·罗斯巴特(Jonathan Rothbart)与马特·斯隆(Matt Sloan)担任视效总监。

沙恩·布莱克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导演和编剧,他曾为《致命武器》(Lethal Weapon)等影片创作剧本,也曾执导过《钢铁侠3》(Iron Man 3)、《耐撕神探》(The Nice Guys)、《小贼·美女·妙探》(Kiss Kiss Bang Bang)这三部口碑不俗的作品,然而他还是一位演员,出演过的最知名的角色就是1987年约翰·麦克蒂尔南(John McTiernan)版《铁血战士》中的霍金斯一角。布莱克表示:“这部影片中的铁血战士是至今为止最致命、最恐怖的。”

约翰·戴维斯表示:“三十年以后,铁血战士还是原来的铁血战士,但他的装备则进行了全面升级。这部影片并不是重塑或是重拍。时隔三十年之后,这部影片原汁原味,依然是影迷们喜爱的《铁血战士》系列。这部影片讲述的正是前作之后发生的故事。这就是在过去三十年里发生的事情。他们(铁血战士)变得更加邪恶、更加强大——他们进化了。这可不是老一辈影迷看过的那种铁血战士。”

戴维斯接着说道:“我认为这恰恰是人们喜爱的系列电影,而且历经岁月沧桑这种喜爱依然不会改变。时至今日,第一部《铁血战士》电影依然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大量的粉丝基础,也依然有影迷在全球各地的有线电视和流媒体视频服务商点播这部电影。很难相信在三十年以后,这部老电影依然能够吸引一代又一代的影迷。”

布莱克表示,向原作致敬的最好方式莫过于找到一群合适的演员,这些演员得像《铁血战士》电影里的角色一样,有着可以相互依赖的同志之情。波伊德·霍布鲁克在片中饰演雇佣兵奎因·麦肯纳(Quinn McKenna),他将率领一队经验丰富的老兵,对抗冷酷无情的外星猎手。布莱克表示:“他们是被遗忘的士兵,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他们全都身心疲惫。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们都被认为是不可靠或是不被欢迎的人,因为他们都是支离破碎的人。但不知为何,他们找到了彼此,意气相投。他们可不是一群临时拼凑在一起的士兵。他们只需要付出一点点努力就可以成为优秀的团队,但他们之间还有待擦出一些火花。这个团队有着一种无法磨灭的精神,这也是他们回归生活的机会,他们要相互扶持,一起来面对这个怪物。面对这样的任务,他们可能是你最不可能选择的团队,然而一旦形势严峻,他们就会成为非常难缠的硬汉子。他们有意志力,他们有勇气,他们彼此之间还有着无法磨灭的忠诚。”

戴维斯则表示:“你如果仔细想想的话,由这样一群失意者来拯救世界也是说得通的。或许是因为他们太疯狂了,以至于应该要担惊受怕的时候,他们却丝毫不在意。”

系列电影传承

约翰·戴维斯曾以制片人身份参与之前所有《铁血战士》电影的制作,回忆起30年前他首度参与《铁血战士》时的情景,他表示说:“当时的想法是创造一个猎人的形象。这个生物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热衷于大型猎物的狩猎游戏,他前往一个又一个的星球,只为参与这样的狩猎游戏,而电影中身处丛林的美国突击队士兵和其他人恰恰就代表着猎物。在影片最后,他被计谋打败,彻底失败了。所以说,尽管铁血战士无比强壮,又有着尖端武器,但人类的机敏和求生欲望却让这变成了一场公平的战斗。”

筹备初代影片时,沙恩·布莱克刚刚完成《致命武器》的剧本,戴维斯和其他制片人都希望他能来创作初代《铁血战士》的剧本。戴维斯回忆说:“我们曾想着让他加入这个项目,让他来演一个角色,一旦我们将他带到墨西哥,我们就可以让他顺便再做一些编剧的工作。然而到了墨西哥之后,他却说:‘不行,你们既然雇我来当演员,那我就只负责演戏。’当我们谈清楚这些事情以后,我们决定让他饰演的角色成为第一个被干掉的人,所以他在电影里出镜的时间并不长。”布莱克则补充说:“我彻底回绝了他们。我当时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混蛋,不过是有趣的那种混蛋。我不觉得他们的剧本需要重新写一遍。”

戴维斯说道:“考虑到他和这个系列有着这么一段漫长而又精彩的渊源,所以让他来担任这部影片的导演和编剧是一件有些啼笑皆非的事情。我觉得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导演,有着丰富的幽默感,观察力也非常之强。这也是剧本如此出色,影片如此精彩的原因。”

铁血战士传奇

亚奥塔雅(Yautja)、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铁血战士(Predator)在1987年的初代电影中首次登场,这一恐怖的银幕形象由特效化妆大师斯坦·温斯顿(Stan Winston)所创造,温斯顿也是《异形》《铁血战士》两大经典科幻系列电影的幕后功臣。编剧弗莱德·戴克尔表示:“我认为铁血战士是电影史上最经典的银幕形象之一,就和所有的伟大怪物形象一样,他的设计非常高雅,立刻就成为我们潜意识里的目标。看着这个生物,我们就像是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不过我们看到的是自己黑暗、恐怖而原始的一面,这可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戴维斯补充说:“铁血战士的形象某种程度上很像人类,某种程度上又像是外星生物,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他既恐怖又有趣。他一点都不粗俗,而在创造来自另外一颗星球的外星生物时,这恰恰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戴维斯说道:“铁血战士是终极猎手,他拥有压倒性的力量。他能够用非常优雅而又迅捷的姿态移动,能够进行超远距离跨度的跳跃,可以披上斗篷隐蔽自己,也可以像伺机而动的猛虎或狮子一样猛地跳出来。他拥有纯粹而原始的力量,也有伟大猎手的狡猾。铁血战士的狡猾体现在这些地方:他知道如何追踪自己的猎物,如何诱惑猎物,如何在自己拥有最大优势的时候出击,以及如何去攻击猎物的弱点。”

布莱克表示:“他头上戴着的面罩非常酷,这也是他的特殊之处。你拿掉他的面罩,你会发现他变得更酷了。他是一种我们可以认出来的生物,他像我们一样行走,能够理解我们,也拥有和人类一样的原始冲动,但他显然并不来自这个星球。当你面对面看着铁血战士时,你能和他产生联系,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事情。我觉得铁血战士有能力变成一名真正的角色。”

谈到这部新作中铁血战士的外观,布莱克解释说:“我们要尊重那些让初代电影成功的基本原则,在不违反这些原则的前提下去找到最酷的变化,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不希望走得太远,因为我想要让影迷能够和初代电影联系起来。初代电影里的铁血战士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有着人性,虽然致命,但却不是一只野兽。他有智力,非常狡猾,他会看着你,找出你担心的事情,找到阻止你、抓到你的方法。”

新版《铁血战士》中的形象则是实景拍摄和CG特效的结合体。大家更熟悉的、最初的铁血战士实际上是由一位非常高的演员穿着戏服来饰演的,而终极铁血战士(Upgraded Predator)则是CG技术的产物。布莱克表示:“我们希望能让特效和视觉效果无缝融合在一起。想要让铁血战士变得更加致命,就得采用最先进的CG技术来实现。”

海鲜浓汤

当布莱克加盟之后,他坚持的一点就是:相比普通的怪物电影,这部影片需要有更高的预算、更大的场面、更多的动作戏,演员的投入度也要更高。布莱克解释说:“永远不要忽视真实度,我们给这部影片定了R级。所以会有掉脑袋的镜头,铁血战士也会将人大卸八块。我们有着完全的创作自由,去拍摄一部真正的老派冒险电影,最终成为大家成长时喜欢的那种类型电影,只不过场面更宏大。这部电影非常的复杂,值得反复回味,并不是一部简单的电影。这部电影不是一道鸡汤面,而更像是一道海鲜汤。”

“铁血战士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他们依然希望能够公平行事。他们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对手、一个配得上他们技艺的对手,要不然的话,他们就会跳跃、攀爬、隐身,利用斗篷进行伪装,完美融入到任何环境中去。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那里,直到你发现一堵墙似乎是活的,一棵树似乎在移动——接着你就成为他们的猎物了。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完美的忍者,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器、技巧和身体素质。他们不得不去寻找势均力敌的对手,找到最强大的敌人。”

编剧德克尔表示:“如果要忠于根源,那就必须得是一部吓人的电影。得有一场贯穿整部电影的恐怖狩猎游戏。影片里得有一定量的流血和杀戮,还得有一些内脏、体液横飞的镜头,这部电影一定要做到令人恐惧。这些都是我们刻意去推动的内容,但我觉得任何一部电影都得有人文精神。你需要去关心这些角色,不然整个故事就完蛋了。这也是我们所树立的第一个宗旨。”

德克尔接着又补充说:“沙恩非常喜欢这个主意,他希望在服务于这个创意和系列传承的同时,拍出一些第一部电影之后我们没有看到过的东西。初代电影中的铁血战士是电影史上最伟大的怪物形象之一。我们非常想要向前两部《铁血战士》电影致敬,我们在时间线和故事情节上也参考了前两部电影。不过我们想要做的是去拓展这段传奇故事,所以那几部电影里的剧情确实是发生了,在此基础上我们想要呈现更大的场面和更大的悬念。”

疯子帮

新版《铁血战士》中的主人公们被人亲切地称为“疯子帮”。由奎因·麦肯纳(波伊德·霍布鲁克饰演)率领的这伙人最初是在军事监狱的押运车上认识的,他们是一群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困扰的老兵,通过团体治疗认识彼此。这支团队的成员包括:威廉(波伊德·霍布鲁克饰演),科伊尔(吉甘-迈克尔·凯饰演),巴克斯利(托马斯·简饰演),林奇(阿尔菲·艾伦饰演)和内特尔斯(奥古斯托·阿奎莱拉)。

威廉表示:“他们各有特色,但又非常相像。他们都非常向往曾经拥有过的那种战友之情。”

吉甘-迈克尔·凯表示:“疯子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词语。嘴里吐出这个词时候会带着一股子能量和幽默。沙恩希望这些角色是一群身心破碎的人,而不是什么卡通角色或丑角,他非常敏锐地抓住这一点。我们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在不显得太疯狂的前提之下,我们能让他们做出多少古怪的行为。沙恩希望他们有一定的幽默感,他不希望刻画出一群二维的角色。他希望这些角色能够感受到痛苦,感受到恐惧,感受到不安,感受到疑惑。与此同时,他们又能非常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他们是离群者,也是放逐者。他们是一伙干脏活的人。他们从没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中竟然还有机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与外星武士作战。所以我觉得疯子这个词应该是个昵称。就好像是这样一些情况:‘嘿,你不能这么喊我的表亲,但我可以。你不能这么和我的弟弟说话,但我可以。’麦肯纳可以叫我们疯子,但其他人要是这么喊我们,我们就会干掉他们。”他大笑着补充说:“我们肯定会弄死他们。”

简表示:“沙恩给我描述的是一群经历过各种战争,状态糟透了的人。他们无法融入社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无法和社会中的普通人好好相处,也引来了一大堆麻烦。如果把这样一伙人扔进极端的环境,面对外星猎手的捕杀,会发生什么呢?他们参与到一次大冒险之中,有机会运用到他们掌握的一些技能。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麻烦人物,但在面对敌人时,这一切都会被抛开,他们就会变得像是运转流畅的机器一样。他们训练中学到的东西不会消失,反复练习数千次,这些东西就会变得根深蒂固,深植于他们的肌肉记忆和灵魂之重。”

简又说到:“这群疯狂而又愚蠢的士兵甚至无法安分地一次待上十二个小时,然而在遇到麻烦时,他们会互相帮助,甚至为了同伴而死。这是极具人性光辉的一点。”

布莱克解释说:“没有其他人在乎他们了,所以他们都是被绑在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们拥有的只有彼此。他们一旦落单,就会做出一些奇怪而糟糕的事情。所以需要有人来维持他们的稳定,只有通过这样,他们才能重新找到自己的热情,前去执行最后一次任务。这项任务并不是别人给的命令或惩罚,他们也处于莫名其妙的境地,但他们一旦接下这个任务,他们就会说:‘没人会去想着我们,也没人会把我们考虑在内。他们觉得我们都是疯子。既然我们都停药了,为什么我们不去干点疯狂的事情,去干掉这个家伙。’”

雇佣兵

波伊德·霍布鲁克在片中饰演奎因·麦肯纳,他曾在特种部队服役,现在则是一位雇佣兵。他表示:“初代《铁血战士》电影颇具传奇色彩。能够在30年后携手沙恩导演,重新打造一部《铁血战士》电影,这对我而言是莫大的荣誉和机会。”

他这样形容自己饰演的角色:“当我们在电影里首次看到奎因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没有什么生命追求的人。他和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关系疏远,不过他的事业倒是突飞猛进。身为雇佣兵的他接到了一个活,需要前往墨西哥,调查一艘坠毁在那里的铁血战士飞船。他在墨西哥暴露了身份,最终试图将他在飞船上找到的东西带回到自己在美国的住处。他需要证据——因为没人相信他的遭遇。不幸的是,他的儿子罗里(Rory),一个身患自闭症的孩子找到了这个东西。他发现这东西之后,就大概弄清楚了他是什么东西。罗里开始研究他,一步步揭开谜题,出于孩子的天真,还有孩子纯粹的好奇心,他的行为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麻烦。”

霍布鲁克表示:“你可以简单地分解这层感情线,认为这是一个父与子之间的故事。从一开始不负责任的父亲,到后来变成一名领袖,重新成为一名父亲,找到自己的生活意义,这就是麦肯纳在影片中的心路历程。这个故事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其中所凸显的家庭观念。麦肯纳是一个执拗的家伙,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理和儿子罗里之间的关系。我觉得麦肯纳的苦闷很大程度上源于与自己孩子的疏远。他和孩子没有情感上的联系,处理孩子的自闭症问题也让他的日子很不好过。这就是奎因的个人缺陷。但他坚持和罗里待在一起,他们最终联系在了一起。我们得去理解为什么他们不了解彼此,我们也得看到他们最终重归于好。”

第一天拍摄的某场戏里,奎因和他的“疯子”伙伴们一起来到自己的家里。霍布鲁克回忆说:“我们那天彩排和讨论这场戏的时候是没有台词的。之后我们去吃了午饭,而沙恩回到了他的拖车里,开始写台词,等到午餐后,他就把新的剧本给到了我们。这就是他处理重要事情的态度。这些都是他刚刚想到的幽默段子,他真的就能把他们和之前手上的内容结合在一起,在这方面他称得上是大师。”

霍布鲁克表示:“有时候这感觉是一部很小制作的电影,因为我们一大群人在制作这部电影时常常身处困境,剧组就像是一个小家庭一样。然而不管是在取景地还是摄影棚里,我们都有非常庞大、昂贵的布景,这是一部场面宏大的小制作电影!”

拍摄前一部电影时霍布鲁克曾接受过大量的形体训练,所以他的体形保持地非常不错。他回忆起自己在拍摄《金刚狼3:殊死一战》时遇到过的一位特技演员。霍布鲁克回忆说:“他曾是海豹突击队的狙击手,而麦肯纳是陆军特种部队的游骑兵,这方面的区别我们就不去吹毛求疵了。我有幸和他一同训练过一段时间,他每天早晨5点把我带到海滩上,游泳,跑步,然后接受训练。我一直这样坚持了几个月时间。我深信这样的准备工作可以把我调节到那个角色的身体状态。正是这样的严酷考验造就了这些人。去抓住那种感觉,体会到他们那种病态的幽默感,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真的是一群让人着迷的家伙。”

科学家

奥立薇娅·玛恩在影片中饰演进化生物学家凯茜·布拉克特博士(Dr. Casey Brackett)。玛恩表示:“凯茜是这个领域的翘楚,她身为一名科学家研究的是物种改变和适应的方式。她曾为CIA工作,也名列政府的顾问名单之上,如果与其他智慧生命形式建立联系,她将是政府首先联系的专家。所以这是她等待一生的机会,但她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突如其来地她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们需要她的专业知识。这也是她从没有料到过会发生的事情。”

玛恩表示:“这是她毕生所期待的事情,但这绝对是惊悚而超现实的事件。这也点燃了她内心的火焰——因为这恰恰是她研究成果的缩影。她一直在追踪,也希望能抓住这名铁血战士。她希望能够研究他,近距离和他交流,和他交谈,触摸他,与此同时,她也在为了自己的性命而拼命奔跑。这绝对是喜悦和极度恐惧融合在一起的感情。”

玛恩说道:“能够和沙恩·布莱克导演合作是我加盟这部影片的首要原因。沙恩的笔下写着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人,他也是80年代的喉舌。”然而当片方首次接触到她,希望她加盟这部影片时,她却拒绝了。玛恩对于角色的细节一无所知,只知道这个角色是影片的女主角。玛恩回忆说:“在这样一部大制作的影片里,女主角通常都得是男主角的恋人,所以我拒绝了他们。接着他们又回来找我,说是沙恩导演想要和我会面,而且也告诉了我更多角色相关的细节:这个角色是一位女科学家,也并不是男主角的恋人。所以我就和沙恩见面了。我很喜欢他,喜欢他的活力,喜欢他对于这部影片的看法。虽然这是一部商业大片,但我们的感觉却像是在拍一部独立电影一样,因为沙恩本人既是导演,也是演员。这是一次很棒的合作,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项目。我此前还从没有见到任何一部如此规模的商业大片可以用一种如此亲密的方式来运作的。”

玛恩表示,她刻画这个角色的创意来源于好几个人,其中也包括她的几个家庭成员。她透露道:“我是第一代美国人。我来自一个中国家庭,当越南战争结束时,我和家人一同从越南移居美国。尽管身无分文,但我妈妈和她的八个兄弟姐妹还是决定来美国,而且她们还取得了好几个学位。她们之后都成为了科学家、医生、老师和工程师。” 玛恩表示,她的一个表亲很大程度上启发了她,后者在全球各地从事着公益事业。“我们从不知道她身处何地,但我们很清楚她肯定是在一个非常危险、最需要她的地方。我演过的很多角色,创意都来源于我的表情安吉(Angie),她对于自己的事业充满了热情,这也是她生活的动力。”

肌肉男

拉文特·罗兹在影片中饰演威廉一角。据他自己回忆,当他还是孩子时,初代铁血战士可把他吓的够呛:“就是因为那部电影,或者说那个系列,我一直到七岁才敢看恐怖电影。这部片子把我吓得做了好几天的噩梦。”虽然这部影片曾给他留下过恐惧的记忆,但罗兹依然对于沙恩·布莱克在30年后回归这个系列充满了兴奋之情。“曾经出演过初代《铁血战士》的演员回归续作,能够和他合作、而且还获得一个重要角色,这绝对是一生之中非常美妙的一次体验。”

罗兹对于去拓展战后士兵的遭遇和状态充满了兴趣。他表示说:“我有机会去体会到一位士兵在失去自己队伍之后的感受。威廉姆斯是小队的队长,他做出了一次错误的决定,害死了所有人。他一直承受着这一切。接着他遇到了一个家伙,这个家伙拼尽一切要拯救他的家庭,他的孩子。这样的一股激情是如此美好的事物。威廉姆斯也有这样的渴望,他希望能够获得这样的家庭经历,因为这一切恰恰是他所没有的。沿着这样一条感情线,我想要展现出这个角色作为冷血杀手的一面,也展现出他渴望获得家庭的一面。”

他饰演的这个角色全名叫盖洛德·内布拉斯卡·威廉姆斯(Gaylord Nebraska Williams),罗兹透露:“他不太喜欢盖洛德这个名字,他是空军特种部队的一位士官。”

罗兹也与化妆部门的总监维多利亚·唐恩(Victoria Down)紧密合作,为他饰演的角色精心制作纹身。对于他而言,每一个纹身都有特殊的意义,这些纹身的创意都来源于他在退役军人医院调研角色时遇到的真实退伍军人。罗兹透露说:“每一个纹身都是他生命旅程中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他的每一根手指上都纹着一个字母,合起来拼成了“对不起”(sorry)这个字。他表示:“在我脑子里,他在向因为他的错误而死去的每一位战友道歉。他曾试图自杀,在他的手腕那里纹着一个问号,这个纹身代表他对人生的思考。”他的手臂上有着一串铁丝网状的环绕纹身,上面有着他小队成员的名字,还有一面美国国旗。他身上还纹着“DNR”这三个字母,这是“拒绝心肺复苏术”的英文词组缩写。罗兹表示,这些纹身对于他的表演也很有帮助:“他的前臂上还纹着一支突击步枪。这是他身上的第一处纹身,当时他18岁,这么做纯粹是觉得很酷。这些纹身不仅看起来酷,而且还是精神上的一种信仰。如果他们让你觉得真实,就会让观众觉得真实。”

在研究这个角色时,罗兹遇到了很多老兵,其中不少都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困扰。他回忆说:“我有机会和很多了不起的人一起聊天。”

电影中用来形容这群雇佣兵的“疯子帮”一词并无诋毁之意。罗兹表示说:“想要去轻松应对糟糕的形势,最好的方法就是来点幽默感,最好的幽默来源于痛苦,不是吗?我饰演的角色曾试图自杀。这是件疯狂的事情,你懂我的意思吗?这些都是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士兵,他们会一上来就会告诉你他们都是疯子。不过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疯狂的,他们只是想要以轻描淡写的态度去面对你每天感受到的糟糕的感觉。”

在这部影片中,罗兹也获得了一项殊荣,可以念出初代电影中的一句经典台词:“快去直升机那里。”不过在这部影片中,“直升机”变成了复数。他表示说:“这句台词还是很有分量的,还好我没有任何压力!有很多东西都不能辜负。”

亦敌亦友:科伊尔和巴克斯利

在片中饰演科伊尔一角的吉甘-迈克尔·凯表示:“沙恩·布莱克导演是兄弟情警匪片(buddy cop genre)这一电影类型的开创者,他现在也依然拥有这样前瞻性的思维。”

凯表示:“这个角色最令我兴奋的地方在于,他是一个受了伤的人,退伍之后完全投入平凡的世俗生活中去,这与他在军队里的生活截然不同。这真的是充满创意的一次表演。科伊尔脆弱的内心隐藏于虚张声势的面具之后,刻画这样一个角色对于演员而言是一次有趣的挑战。幽默就是最好的盔甲。科伊尔加入了一个团队,这群绅士们一同接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团体治疗,以克服他们从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抑郁与创伤。他靠着骂脏话、说冷笑话来熬过每一天。我想他会很希望和一群幽默的人,这能提升他每天的心情。”

托马斯·简在片中饰演巴克斯利一角,他和导演布莱克、饰演科伊尔的凯一起打造了两个角色(科伊尔和巴克斯利)的背景故事。凯表示,他们饰演的这两个角色都参与了沙漠盾牌(Desert Shield)行动,这也是美军以保卫科威特为目的、针对伊拉克采取的第一次军事行动。简透露说:“科伊尔和巴克斯利都没有当过领导,两人都是海军陆战队的普通士兵。治疗小组的其他人比他们要专业的多。”

两人的背景故事是一场悲剧。科伊尔在军事行动中驾驶一辆轻装甲车辆,在一次交火中,他的车辆意外转向,击中并摧毁了一台友军车辆。除了巴克斯利之外,车里的所有人都死了。凯表示:“他本来会年复一年地经历无数次的问询。他压根没有时间去缅怀这次悲剧,因为他不得不持续地参加问询。开玩笑可以是药膏,也可以是补品,却无法根除他心中深植的伤痛。”最终科伊尔和巴克斯利却发展处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友情。凯解释说:“我们考虑过两三版不同的故事,来解释这段友情的来源,这一点也恰恰是最让沙恩感兴趣的地方。”

简表示:“这两个家伙彼此憎恨,但他们不得不常年一起上法庭。最终有一天,其中一个提议去喝一杯咖啡,于是两人就开始了这段友情。”

凯表示:“沙恩孜孜不倦地去追寻、去寻找能让我们演绎出来的最真实的内容,以及这些内容所带来的可能性。就《铁血战士》这部电影而言,我感觉他已经竭尽自己所能了,就好比他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稍稍调整一下世界设定,让铁血战士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么我们怎么能让这部影片看起来像是一部纪录片呢?’这是一部古怪的纪录片,这也恰恰是他(布莱克)的长处,他希望这部影片做到有趣、劲爆还有真实。这部影片还得有真正的内核,那就是人的易错性,特别是针对 ‘疯子帮’而言,因为他们都是一群天涯沦落人。他们要恢复状态,跟上目前的状况,和银河中最伟大的武士交锋。”

饰演巴克斯利的托马斯·简从小就是沙恩·布莱克导演的粉丝,他一直都梦想着能和沙恩合作。他回忆说:“我压根没把沙恩和《铁血战士》电影联系起来。我完全忘了他有出演这部影片——因为他在电影一开头就领了便当。筹备这部电影时,他告诉我:‘我正准备拍新版《铁血战士》,我们有这么一个角色想要请你来演。’接着他把这个角色的细节解释给我听。我当时就说:‘你只需要告诉我去哪里集合,哪天集合就行了。’”

简回忆说:“对于我们而言,刻画这些角色和即兴表演也差不了多少了。剧本上并没有太多的描述,因为角色数量太多了。如果你要写下每个角色的台词,那我们拿到手的剧本估计得有250页长了。沙恩已经花费了足够长的时间来写剧本了,他倾向于给我们留下足够的空间,让我们在台词上自由发挥。我们可以在拍摄时临时想出台词,或者沙恩也会有一些即兴的点子。他会大致告诉你,他希望每个角色说出什么话来。这会让人感觉像是真的有一群伙伴在进行一次非凡的冒险一样。”

简也曾经和布莱克讨论过剧情,谈到巴克斯利对于科伊尔杀死自己同车的战友、仅仅留下他一人会作何反应。他回忆说:“他当时告诉我:‘你的角色很可能患有妥瑞氏症。’我做了一点点研究,发现了一种名为‘转换性障碍’的疾病。如果你曾有过令你非常痛苦的情感经历,那么你可能就会出现另外一种疾病的症状。巴克斯利出现的恰恰就是妥瑞氏症的症状。有过这次糟糕的经历之后,本来就有些强迫症的巴克斯利,出现了转换性障碍的症状。科伊尔感到更内疚了,而巴克斯利只想要干掉这个家伙,这家伙让他无比抓狂。不过他也有那么点喜欢科伊尔。所以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很多可以去拓展。”

布莱克透露:“托马斯·简费了好一番工夫,搞清楚了妥瑞氏症到底是怎样的症状。这个角色只要手里面握着枪,就会抑制住妥瑞氏症,这就好像是一种刺激一样。他那时的感觉就好比:我手里有枪,我就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状态,我连讲话都更清楚了。”

飞行员

奥古斯托·阿奎莱拉在片中饰演神秘莫测的内特尔斯。还是小孩子时,他就有看过初代《铁血战士》电影。阿奎莱拉回忆道:“我和所有的哥哥弟弟反复不断地看这部电影,我们还会拿起玩具枪,打扮成电影里的样子。我们拿起玩具枪,在房子里跑来跑去,互相射击。这部电影真的是男性气息爆表的90分钟。”对于阿奎莱拉而言,出演新版《铁血战士》就像是“回到了童年”。他表示:“我就像是在玩童年的游戏一样,不过这回是来真的了。这次我拿着的是真枪,这些枪会发出真实的枪声,而不是靠自己的嘴巴来模仿枪声!面对这样一部电影,你怎么可能去拒绝呢?”

阿奎莱拉表示:“沙恩·布莱克是我的英雄。沙恩告诉我,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去表演。我喜欢听到这样的指示,这让我非常兴奋。我们坐下来,针对内特尔斯这个角色的看法聊上几个小时。内特尔斯是一名飞行员,他经历了一次直升飞机失事,遭受了创伤性脑损伤。所以他被禁止做他唯一擅长,也唯一渴望去做的事情。沙恩和我都觉得这群角色都是被政府和军队所抛弃,在很多方面不被社会所接受的落魄者,我们需要触及这一点,这非常重要。由于内特尔斯有过创伤性脑损伤,所以他无法再担任直升飞机飞行员了。他被抛弃了,他在很多方面都无比痛苦,也因此而感到难堪。”

他接着透露:“沙恩提出的‘疯子帮’这个称呼并不带有任何的贬义。片中有一个镜头,麦肯纳将我们称作是‘疯子帮’,但那是在我们自己喊自己是疯子之后。有的时候你会拿自己开玩笑,只为了不感到羞愧或难堪。我觉得这也恰恰是沙恩的目的:用其他人的偏见来称呼自己,反倒是去掉了令我们尴尬和痛苦的点。”

观星者

至今为止,铁血战士已经数次降临地球,在地球上猎捕人类。政府也建立了专门的防御机构,只为保护人类免受铁血战士的袭击。在最初的设想中,观星者计划是一个绝密的高科技政府实验室,科研人员在这里研究被捕获的铁血战士。编剧戴克尔透露:“然而在背景故事中,由于政府担心承担责任,他们将实验室的控制权交给了CIA。”然而在斯特尔林·K·布朗饰演的特雷格掌控这间实验室的运营后,他将观星者计划私有化,从铁血战士的科技中盈利。

布朗表示:“这个剧本和原版剧本有着很大的不同。它更加轻松,可能更加愤世嫉俗,有着更多幽默元素,也更难决定故事中谁才是好人,谁才是坏人。特雷格这个角色与大家看过的、我之前饰演过的那些角色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我有机会来给大家一个惊喜,也希望充分利用这一点。这个角色并不坏、他只是单纯地追寻自己的目标,而这个目标恰恰与其他所有人产生了矛盾,我很喜欢这个角色的设定。他对我很有诱惑力。”布朗也聊到特雷格与观星者计划的联系:“这个项目开始时确实是无私且对人类非常有益的,然而当特雷格意识到这个目标变得不再可能时,他问自己:‘我要怎么做,才能保证这个项目至少对自己有利?’他看到了一个获取个人利益的绝佳机会。”

电影中这么有一场戏:特雷格试图威胁奥立薇娅·玛恩饰演的凯茜博士,据布朗回忆,当时他曾和布莱克导演讨论这场戏,征求后者的意见:“我说:‘我想要尝试一些彻彻底底、完完全全不妥当的方法来演绎,而且很可能不起作用。’而沙恩则回复我:‘这恰恰是我最喜欢的选择。’”

布朗表示:“我想布朗也意识到了,剧本只是蓝图,我们需要达到特定的目标,来告知观众信息,来构筑这个故事,推动剧情前进。接着他就放手、鼓励、甚至要求演员们打破剧本的桎梏,在当下用他们感觉最真实、最正确的方式去表演。所以这部戏其实是两大要素的结合体,其中之一是他(沙恩·布莱克)已经为我们铺好的、非常出色的‘铁轨’,另外一个则是基于这些‘铁轨’之上,可以随心所欲去表演的自由。”

孩子

聊起饰演罗里的童星雅各布·特瑞布雷,导演布莱克毫不吝惜赞美之词:“这个天才小男孩可能是演员阵容里最可靠的一位演员。他就是一个奇迹。”布莱克透露,当他们因为拍摄日程而备受压力时,他们从不担心年幼的特瑞布雷不能完成任务:“我们能够一下子拍完三场戏,因为他每一场都能完美地完成,而且都是一条就过。”

罗里在片中是主演奎因的儿子,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男孩。为了帮助特瑞布雷研究好这个角色,布莱克和特瑞布雷曾多次访问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自闭症研究中心(Canucks Autism Network),这里为自闭症患者提供体育和娱乐项目。特瑞布雷表示:“我们和一些孩子成了朋友,也一起玩耍。我们玩了桌面游戏,也一起烤了些很棒的小饼干。和这些由自闭症的孩子会面,能够帮助我了解罗里这个角色,弄清楚他的行为模式。我和沙恩一起去了那里以后,我们进行了讨论,成功刻画了这个角色。”

特瑞布雷透露:“罗里喜欢下棋,而他也经常被人欺负。他经常在自己的地下室玩。他非常聪明。他喜欢制作东西,也喜欢解决谜题。地下室就是罗里的安全区,在这里他能够做回自己。他有很多由他自己制作的炫酷玩意,比如巨大的机器人之类的。他有一副国际象棋,还有四台电视,这都是像我这样的男孩非常喜欢的东西。”

罗里在解决谜题方面的天赋帮助他理解铁血战士的语言。特瑞布雷表示:“他很擅长去搞清楚铁血战士相关的东西。”

家族传承

杰克·布塞在片中饰演肖恩·凯耶斯博士,一位加入观星者计划,从事铁血战士研究的研究员。他表示:“这是一个地下组织,秘密研究这些外星人,我也不知道观星者的成员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肖恩是彼得·凯耶斯(Peter Keys)的儿子,后者曾在《铁血战士2》中登场,是一位政府科学家,而饰演彼得·凯耶斯的也恰恰是杰克·布塞的父亲——加里·布塞(Gary Busey)。杰克表示:“肖恩这个角色其实也是凯耶斯家族在《铁血战士》世界里的传承。”

杰克·布塞曾出演《致命武器》,他的儿子杰克也在很久以前就认识布莱克了。他表示:“能够接到沙恩的电话,受邀参演这部影片,这对于我而言是莫大的荣誉。此外我还能事业上追随我父亲的脚步,这无疑让项目的重要性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我有幸饰演过很多角色,然而这个角色恰恰是我父亲饰演过的角色的儿子,这真的是太熟门熟路了!这就好像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演我自己一样。谈到父子关系,你会注意到绝大部分儿子都不会去模仿他们的父亲,而往往会走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我父亲饰演的角色彼得·凯耶斯是一位非常紧张、好强而狂躁的人,肖恩则更多地是一个追寻真相、寻找答案的热忱科学家。他的父亲为什么会被杀?他看起来有很多复仇相关的事情要去做。不过我得说,饰演我父亲的儿子,这可不容易。因为我就是我,这个角色如此熟悉,我很难穿上戏服,演出一个不同的角色来。这你可怎么办呐?太困难了。”

布塞又透露说:“我很久以前就认识肖恩了,一直希望能出演他的电影作品。这不仅是《铁血战士》系列的新作,而且还是我父亲曾参演过的系列电影的新作,能参演这部戏真的让我非常激动。”

铁血战士

对于布莱恩·普林斯而言,新版《铁血战士》是他首次“触电”,这位身高六尺九寸半(2.11米)的跑酷艺术家此前从未出演过电影,穿上全套铁血战士戏服之后的他身高足足达到了七英尺(2.13米)。

普林斯透露说:“他们告诉我要有所准备,因为穿上这套戏服之后会非常非常热,而且会限制你的行动。不过我来自乔治亚,那里的夏天非常闷热,所以我可以应付这些问题。不过,这还是比我想象中要热得多!”在拍摄时普林斯获得了很多帮助,也让他非常惊讶,剧组成员不仅仅是帮他套上戏服,一整天的拍摄过程中他都能得到帮助。他表示:“有一整队的工作人员服务我。他们很棒,没了他们我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他们),我无法弯下腰捡起东西,没法吃东西或喝水——这些可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尽管普鲁斯有做过特技方面的工作,但他在表演方面还是个新手,也对一场戏拍摄时要做的准备时长一无所知。他回忆说:“有些时候,我全副武装、穿上了整套戏服,随时准备上场拍摄——结果几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我就这样穿着戏服坐在那里。事实上在拍摄时,我就从没有离开过那套戏服——即使是我坐在椅子上休息时也一样——单单头套就重达11磅(5公斤),身体部分的重量达到了50磅(22.6公斤)!我总是想方设法变得更舒服一些,人们觉得我在颤抖,其实我只是在想办法变得舒服而已!”

听力和视力也是他在拍摄时面临的挑战。有一副头套是机械的,里面有电动装置,可以让铁血战士的面部元素动起来。普鲁斯不得不戴上色彩鲜艳的隐形眼镜,这让他视线里的所有东西都变得雾蒙蒙的。

铁血战士的面具是根据普林斯的头模来制作的,所以能紧紧地贴在他的脸上。普林斯表示:“这张面具很紧,但也没有紧到完全贴合我的脸部,有些时候我要做出剧烈、幅度较大的动作时,这面具就会向上移动、压伤和切到我的鼻子。那是我在移动时主要固定面具的地方。”

埃里克·吉利斯(Alec Gillis)和汤姆·伍德拉夫(Tom Woodruff)是混合动力公司(Amalgamated Dynamics)的两位创始人,普林斯穿在身上的这套铁血战士戏服正是由他们设计并打造的。吉利斯、伍德拉夫、特效化妆师斯坦·温斯顿都曾参与初代电影的制作。吉利斯表示:“铁血战士这一形象之所以大获成功,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是基于人类的体型去设计的。我们尽量不让这套戏服变得太笨重,因为铁血战士的移动才是关键。脸部也是一样。戏服里的演员被我们当做是一块跳板。”

戏服的头部重量在七磅至九磅之间,吉利斯表示:“再加上脏辫和粘液,重量大概会有十磅重。这是一生难得的机会。你会成为历史上为数不多几个得以饰演铁血战士的人。顺便说一句,这也是一段悲惨的经历。”

吉利斯和伍德拉夫也是傀儡师,铁血战士的面部表情都是通过电子动画来实现的。吉尔斯透露:“我们的团队共有三位成员,铁血战士的表情不是在里面控制,而是在外面由我们所操控的。戏服的颌骨部分的操作非常复杂,而且只能靠一个人来操控。一个人来控制上颌,一个人控制下颌,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嘛?”

汤姆·伍德拉夫回忆起一张他和其他傀儡师在拍摄现场工作时的合影:“你可以看得出来,我们当时在操纵铁血战士的面部表情,操纵傀儡的工作说白了就是这回事。这并不是单枪匹马可以搞定的工作。我们有一个人专门控制颌部,一个人专门控制颚骨,还有一个人专门控制眉毛。在工作时我们都超级专注。一旦你深入了解这项工作,你就可以看出细微的区别——这也是为何照片里的我们都是一幅怪相。你不仅希望通过动画让他的形象变得很逼真,还要让他成为整个场景的中心。”

伍德拉夫补充说:“作为这个生物的创造者,我们更倾向于把自己看做是角色的塑造者。”实际上伍德拉夫本人就曾在《异形》《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等电影中饰演外星生物,他深知在戏服内进行表演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他透露:“戏服头部的重量可不轻。你的视力会大受限制,最好情况下也是模糊不清的。你得佩戴隐形眼镜,你是通过类似小孔效应的方式去看的,你的周边视觉会被完全遮蔽。当你开启玻璃纤维头盔内的马达后,你几乎就无法听到外界给你的指示了。布莱恩干的非常不错。”他还表示,这项工作真的非常困难:“你已经套上了这套戏服,尽管你非常想脱下它、透透气、休息一小会,最终你还是会放弃这个想法。因为你深知为了这次休息,你得花上25分钟来脱掉戏服,休息个5分钟,然后再穿上戏服。不管是出于你情感上的考虑,还是出于对剧组的尊重,你都不希望叫停拍摄,只为让自己休息一会。所以这工作非常难,就像是背负着沉重负担一样。”

香格里拉

在新版《铁血战士》中,奎因和“疯子帮”被迫迅速培养起默契,成为一支有效的战斗团队,来延缓凶残外星猎手的脚步。为了帮助演员来培养角色间的默契和友情,制作团队打造了“香格里拉”。“香格里拉”是对演员休息室的爱称,这是一顶巨大的帐篷,跟随剧组来到每一处外景地和拍摄地,从摄影棚到采石场,从热带雨林到污水处理厂,甚至还被搬到过荒郊野地。

托马斯·简表示:“我们有一顶中东风格的巨大帐篷,摄影棚里的舞台无比巨大,尺寸好比足球场一样,剧组把这顶帐篷扔到了舞台的正中心。帐篷里放置着舒适的长沙发,明亮的照明灯具,还有漂亮的地毯,这顶帐篷也在拍摄中跟随我们走南闯北。当我们在外景地进行拍摄时,即使是在大雨和泥泞之中,这顶帐篷也会在那里。帐篷里面也非常的暖和。我们在帐篷里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我们(演员们)相互了解,一起打发时间。沙恩找来了一群非常优秀的演员,演员阵容中没有麻烦精,也没有行为举止不端、与人对立、喜欢嫉妒、斤斤计较的糟糕电影明星。”

对于演员之间的化学反应,凯形容说:“群戏是令人兴奋的挑战。打个比方,有些时候你是前锋,但控球后卫的手感火热。有时候坐在教练席上的沙恩决定主打得分后卫,我们就得拼命给得分后卫微球。你必须要给出支持。我们之间的默契培养地如此之快,我都找不出方法来形容了。此前我们彼此之间都并不认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样发生。不过所有人都希望能建立一种团队之间的化学反应,营造出一种团队的感觉。”

布莱克表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这样团结的一群演员,拍完戏后还待在一起,一起出去吃饭。他们在一顶小帐篷里一起玩,就一起坐在那里聊天。在拍摄这部电影时,他们几乎都不太回自己的拖车。他们彼此之间都是一见如故,在片场时待在一起,也和其他人一起玩。这真的不太常见。演员两两之间都能搭得上话。能够让大家相处融洽,波伊德在其中起了很关键的作用,他就好比是这种友情的催化剂。在电影里波伊德饰演的也是这群家伙中的属灵父亲,是团队中最理智的家伙。”

角色造型

据艺术指导马丁·威斯特回忆,他与布莱克第一次会面时,后者就表示“一定要尊重角色的血缘和历史,做升级、而不是改变。”威斯特解释说:“从1987年到现在,铁血战士变得更加先进,电影制作也变得更加先进,而我们需要两样都做到。电影中铁血战士升级了他们的科技,与此同时,身为电影人的我们也升级了我们的电影拍摄技术。”

在设计那艘被称为“方舟”的飞船时,威斯特表示:“这是有机体与科技的结合,铁血战士本身也是这样的。飞船上有运用到非人类的科技,这也是沙恩和我想要强调的地方。飞船上没有一样东西是直线型的。按钮不是线型的,屏幕是全方位的,这都是人类没办法搞清楚的。我希望创造一种全新的语言,考虑到铁血战士并非来自地球,所以要为他创造一种异星语言。他拥有自己的科技,比如那件斗篷,但他也有和人类相似、接地气的地方,例如他战斗的方式。他既可以拳拳到肉地和对手肉搏,同时也拥有那种非人类的尖端科技,我很喜欢这样的设定。”

剧组在温哥华郊外的猛犸象摄影棚(Mammoth Studios)搭建了舞台和布景,观星者实验室、铁血战士的方舟飞船、那片沼泽都在那里得以重新,其中沼泽这个场景是以两段式的方式建造的,分别为悬崖的顶部和底部。

观星者实验室的外观则是通过合成两处真实场景的方式构建的,这两处真实的场景分别是:温哥华北部的克利夫兰大坝,还有里奇蒙德的露露岛污水处理厂。威斯特表示:“观星者研究所是一个隐蔽的场所,并不好找,而且是一个政府机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场景,顶部是巨大的水坝,耸立着悬崖峭壁,通往内部的通道则是一处旧的处理站,有电梯通往机构深处。”

通往观星者实验室的通道里宛如博物馆一般展示着铁血战士相关的物件,这也是对这个系列、对铁血战士历史的致敬。威斯特透露,展示的这些武器和服装都是来自其他几部电影的道具。初代铁血战士的头盔也被放置在“博物馆风格的展示柜里。”

这两处场景结合在一起,最终构建成了观星者实验室的外观,而内部场景则完全是构建于猛犸象摄影棚的舞台上。场景中可以看到非常厚重的水泥墙,只为模仿大坝内部的样子。

威斯特也回忆起他们建造观星者场景时的情况:“有一天凌晨,大约是2点左右的样子,我在片场附近散步,那里都是木头,而我也突然迸发了灵感:木匠当时已经在摄影棚中央搭建了一个圆形的结构,然后开始为它打磨弧线。当时我觉得这很酷,既粗糙又真实。所以我改变了主意,从原来干净而整洁的设计方案转变为一个类似于关押大型动物的场所——比如关着河马、或者马的地方。那样的场所是怎样的?必须得是粗糙而坚固的。我灵机一动想出这个主意以后立刻就觉得很妙。接着我们在台阶上加上各种设施——我们添置了一些又大又脏的道具。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沉重而坚固,就没有一件是轻巧的小玩意。”

在实验室里,电影人们决定用复古的背投大屏幕来展示铁血战士的扫描情况。而在这个场景之外,现场安置着30英寸高的脚手架,离场景大约35英尺远,用数码投影的方式将铁血战士的扫描影像投射到银幕上去。

威斯特是肯·亚当(Ken Adam)的忠实粉丝,后者则是大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御用艺术指导。威斯特表示:“走廊的设计、还有一些内部空间的感觉,都是向肯·亚当致敬,也是向《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里标志性的房间和圆桌致敬。我们并没有用一模一样的设计方式,但这种圆形设计确实是一种致敬。”

威斯特于2016年4月开始准备观星者布景的草图,搭建工作花费了20周时间,这部分拍摄工作则在2017年的5月和6月完成。

至于那艘铁血战士飞船,威斯特先是雕刻出了一件成比例模型。他回忆说:“我给了自己两周时间。我躲在一处雕刻室里,基本搞定了语言、搞定了设计风格。对于这艘飞船必须要有一种机械上的理解,与此同时,还得体现出那种非线性、非人类的设计风格。总是要去参考初代铁血战士的设计,没有任何东西是用机器制造的。这艘飞船带给人一种亲手制造的感觉,有着部落风格。接着我们的布景师汉密什·普蒂(Hamish Purdy)为我们提供了他的设想,打造出了非常炫酷的照明系统和管道,这也与铁血战士的质感相符合。”

影片中出现的身形巨大的终极铁血战士也是由威斯特设计的。他表示:“他(铁血战士)有十英尺高,差不多是我们的两倍。科技确实是升级了,但终极铁血战士他自己的身体就是一台战斗机器。他的身体成为了自己的盔甲,他的双手无比致命,他非常魁梧,就是一台先进的杀戮机器。当他从黑暗中走出来,最终降临时,我希望他的飞船也能够苏醒过来,我希望他和飞船之间能够有着无缝的紧密联系。这艘飞船几乎就是活的。我希望它就好像是和铁血战士一样的有机智慧生物。最初的铁血战士形象可以说是突破性的,太美妙、太强悍了。我有幸可以对他进行重新设计和升级,而且还为他设计了一艘飞船。我必须要确信自己设计的每一样东西都带有强烈的敬意,是向斯坦·温斯顿的一次致敬。”

电影拍摄

据摄影师拉里·方回忆,导演布莱克提到自己想要拍摄一部融入恐怖和动作元素的影片。他表示:“沙恩有时候会避免用专业用语来表达自己的看法,所以我试着将他的感觉和词语翻译出来并转化成影响。如果你想要加入动作元素,那你肯定是想要看到实实在在发生的动作场面:你不可能让特技场面、爆炸场面或是事故场面发生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恐怖元素则恰恰相反,通常画面都是黑暗而虚无,你看不到太多东西。所以就视觉上而言,有时候很难将这两种元素融为一体。对于我而言,这个想法会实际影响到最终场景的视觉展现。”

拉里·方直接拿观星者实验室场景拍摄的戏作为例子:“你很难将观星者实验室拍得黑暗而恐怖,而且这里还有一只可能会惹出大麻烦的怪物。所以当紧急事件发生时,红色的灯熄灭,其他的灯则保持点亮状态,会有很多的闪烁、噪音、颜色变换,但愿这些安排可以带来暗影、黑暗、光线、狂热和混乱,营造出一些恐惧的氛围。”

很多戏是在夜间拍摄的,方解释说:“夜晚通常都能和恐怖画上等号。”

形体比例则是拍摄时面临的另外一个难题,影片中有人类、有幼小的人类(孩子),有铁血战士,还有一只体型巨大的终极铁血战士。方表示:“身高上的差距确实会带来挑战,不过也并非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我拍摄《金刚:骷髅岛》时,影片中有上百英尺高的巨猿,也有普通身材的人类,我们当时就搞定了这个问题!有些人会担心图像变形失真的问题——或者在出现巨大生物或者怪物时采用2:40的画面。但这个问题其实不要紧的——人类的比例总是一样的,当你拍摄一个人时,你要么从头拍到脚,要么拍更宽的画面,或者也可以拍特写镜头。你在拍摄巨大生物时也是一样的——你要么拍宽画面,要么拍窄画面,这取决于影片要怎么来剪了。我前面说的方法都是可行的。而且幸运的是,我们还拥有一支视觉特效团队,可以帮助我们来拍摄包含巨大生物的镜头。”

在观星者实验室和方舟飞船拍摄的镜头是方最喜欢的。他透露:“我们的艺术指导马丁·威斯特确保这艘飞船看起来像是外星智慧设计出来的飞船。所以我们打光时采用了一种古怪颜色的灯光,一种颇有些超凡脱俗的青蓝色。这和观星者实验室里的亮白色和绿色大不一样,我们想要用这些颜色的灯光来突出一种水下的感觉,因为实验室是建于大坝,更准确说是污水处理厂之下的。我们和剧组其他部分进行了很多合作,也拥有很多乐趣。”

在方舟飞船上,方和他的团队测试了不少LED灯。他透露:“这是一项较新的科技,这些LED灯可以面对摄像机镜头做出不同的反应。有时候它们会闪烁,不同的帧率,诸如此类。我们发觉有的时候红灯的光线太强烈了,所以我们得控制红灯的密度,事先做出调整,这样我们可以捕捉到特定强度的红光,而不会带来拖尾、撕裂等问题,这些都是LED灯经常出现的问题。红光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铁血战士射出镭射光的色彩,这一部影片不管是铁血战士的盔甲还是飞船上都用到了很多红光。”

影片特效

乔纳森·罗斯巴特是这部影片的特效总监,影片拍摄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场,他此前也曾参与票房黑马《死侍》的制作。有机会和沙恩·布莱克导演合作让他非常激动。他表示:“沙恩曾参与第一部影片的拍摄,他与这个故事有着巨大的联系。我们在这部影片里加了一些小花絮——一些小回忆、小彩蛋,这会将我们带回到初代电影。沙恩另一个聪明的地方在于,他不单单想要拍摄一部动作片,还想要拍摄一部恐怖的怪兽电影。不过他也很乐于打破常规,加入很多幽默元素,这也是他的作品非常吸引我的一个地方。有些特定的时候,影片中会出现一些令人难以预料的笑点,这真的带来了很多乐趣。他对于动作戏,对于铁血战士相关的知识也充满了热情。”

罗斯巴特透露:“沙恩非常注重实景,所以我们想要向最初的铁血战士致敬,此外我们也认识到一个事实:我们想要一个真正的铁血战士,我们想要一套真正的铁血战士装备,我们也想要拍出最真实的场景。很多地方都有所进步。我们也创造了很多神秘而惊悚的怪物瞬间。由于太多人了解铁血战士,知道他的特性,所以很难玩一手大揭秘,展现他的造型,把他当成是影片里的一大悬疑点。”他接着表示,终极铁血战士是“理想中的基因武士”。

“他个子很大,也非常愤怒!”视觉特效总监马特·斯隆(Matt Sloan)透露。斯隆也是一位业界老兵,近期作品包括《火星救援》(The Martian)、《X战警:天启》这样的知名电影。他表示:“终极铁血战士的戏份贯穿了很多场景,和其他角色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随着他逐渐参与进来,他也变得更加愤怒,我们也看到了他的挫败。我们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要赋予这个角色个性,尽管他的身体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们还是要让这个角色进化,他就能在电影里拥有自己的个性。”

在一组戏中,一些人类角色设法在外星飞船起飞的时候爬上飞船的顶端。斯隆表示:“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情况。他们很机灵地很快就找到方法怎么摆脱困境。这简直就像是过山车一样,也会是影片中非常刺激的一个部分。”

观众此前曾在电影中看到过铁血战士带着的异形猎犬,而在新版影片中,异形猎犬的设定有所改动。斯隆表示:“终极铁血战士会驯服并利用猎犬,这种猎犬看起来就像是经典的大型犬种,拥有自己的个性。我们可以看到铁血战士与人类之外的另外一种物种进行互动——而且是以宠溺的方式。这也让铁血战士增添了更多深度。这些猎犬巨大、恐怖而丑陋,但它们在铁血战士眼里就是可爱的小狗。”

罗斯巴特表示:“希望我们这些进步的地方能够致敬此前作品中的实景视效和电脑特效。最好的结果是,这部影片会成为实景和特效的一次完美婚姻。我们有镜头中真实存在、演员可以与之互动、参与其中的实景,能够让他们真实感受到自己身处《铁血战士》这部恐怖电影之中,我们也有特效,能够让场面变得更加宏大,这也是现代电影试图去做到的。”

戏服设计

参与新版《铁血战士》的制作之前,服装设计师蒂什·莫纳汉从没有看过之前的作品。她回忆说:“沙恩告诉我,需要参考的只有系列里的第一部作品,我的研究工作也是基于第一部电影开展的。最初他想要的是黑色的设计风格。所以我开始查看矿物、化石这样有着有趣着色的素材,再与油性污水混合在一起。我想要这套装备能散发出磷光,带点蓝带点绿,再利用初代铁血战士的一些设计理念,比如他尽可能身着较少的装甲,披着网状的装饰,身上还有各种武器配件。我知道沙恩想要的是一个更整洁光亮的造型,但我设法找到一些可以融入太空服的元素,因为这才是影片中铁血战士要穿的服装。”

莫纳汉希望电影粉丝们能理解这些改变:“我们试图在盔甲上保留一些过去的设计。这套盔甲还是有不少的相似之处,同时你也希望铁血战士穿上之后能够变得来势汹汹、威风凛凛。他依然戴着铁手套,也依然穿着腿甲,不过我们提升了盔甲的着色和光泽。”

疯子帮首次和麦肯纳在军事监狱的巴士上相遇时,他们穿的都是平民服装。随着剧情推进,他们遇到了一个开着房车的乡巴佬,后者恰好出售各种军品,其中也包括了军服,于是疯子帮顺势扩充了他们的“衣柜”。莫纳汉透露:“沙恩想要向初代电影致敬,一旦疯子帮决定在麦肯纳的率领下成为一支团队,他希望他们能够穿上彼此相似的服装。我们决定保持橄榄色为主色调,让他们穿上绿色的军服。他们各自都还穿着一部分自己的衣服,但视觉上我们希望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一支团队。我曾询问过演员,问他们是否想要采用一种特定的造型,最终的设计他们还是很满意的,因为这些服装能服务于角色,让他们的背景故事变得更加可信,也让他们觉得穿着很舒服。这一点很好,因为整部电影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只有这么一套戏服。”

至于奥立薇娅·玛恩,莫纳汉:“我们总是想要让女演员们穿的漂漂亮亮的。我也非常希望她的服装能忠于她饰演的角色。她饰演的是一位教授——一位最终成为武士的科学家。” 凯茜穿着T恤,牛仔裤和低跟靴。“不过她进入实验室,成为团队成员之后,她就换掉了那身休闲装,穿上了属于她自己的军装夹克。她看起来绝对像是团队的一份子。”

阴冷潮湿

新版《铁血战士》在加拿大温哥华市区和周边地区拍摄,绝大部分拍摄工作都是在2017年二月底至六月初之间完成,2018年三月又补拍了一些镜头。

执行制片人比尔·班纳曼透露:“温哥华的雨季是固定的。你知道十月份至四月份之间,温哥华的天气总是黑暗、阴冷而潮湿,雨总是下个不停。圣诞节期间会下一天雪,也就那么一天而已。然而在去年,却整整下了五场雪。居住在温哥华社区的所有人都再说:‘我们近40年都没见过这样的雪了!这是有史以来最潮湿、最寒冷的冬天。’不该下雨的时候,它却下个不停,我从没见过拍摄期间下那么多场雨的。这对我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因为我们的故事并不是设定于冬天的——它设定于深秋,大约是万圣节期间。这是剧组与大自然之间的搏斗——这种斗争精神植于他们的基因之中,他们不停地奋斗,来克服这些困难,来创造一种幻觉:我们的故事是发生在一个特定的场所、特定的时间的。不过在一些特定的时间点,我们缺乏大自然的帮助。”

班纳曼透露:“影片开拍的25周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筹备搭建观星者实验室的布景了。实验室、铁血战士飞船、沼泽地这三处场景都是在摄影棚里同时搭建的,所以我们在现场同时配备了500名雕刻师、木匠、电工和装配工。他们彼此的工作都相互承接,非常有组织地协同作业,保证这些布景能按照我们的计划按时搭建完毕。所有的场景花费了七到八个月时间才搭建完毕。”

班纳曼还表示:“在拍摄时,主摄像组工作人员大约有250人,第二组大概是150人。航拍组(也是班纳曼本人指挥的那一组)大约有15-40人,特效团队的人数也差不太多。在影片拍摄最忙碌的时候,加上木工、建筑工人和参与拍摄的剧组成员,片场总共有大约800人在一起工作。”

拍摄中的汪星人们

拍摄过程中,新版《铁血战士》的项目名称/代码是“奥利”(Ollie)。奥利其实是导演沙恩·布莱克爱犬的名字,这是一条三岁的斗牛犬。影片中也出现了一条斗牛犬,追逐着小男孩罗里。奥立薇娅·玛恩饰演的角色凯茜最初登场时也是带着一条小狗的。实际上,出镜的这条狗就是玛恩自己养的两条搜救犬中的一条:钱斯(Chance)。玛恩透露说:“我的爱犬钱斯也出现在了电影中,这真是一件非常非常甜蜜的事情。影片中有这么一个镜头,我正要离开,钱斯则被CIA的一些家伙抱着。我不知道这个镜头最终有没有被剪到电影里去,但我能记起它那张小脸,记起它看着我一步步离开的样子。别人家的狗也做不出这样的效果!它太让我自豪了。之所以挑了我的狗出镜,是因为其他家的狗学不会它的台词。所以钱斯出现了,拯救了所有人。”

幕后花絮:

-第一部《铁血战士》电影本来的片名叫“猎手”。

-新版《铁血战士》的导演沙恩·布莱克以演员身份出演初代《铁血战士》电影,在片中饰演霍金斯一角,他也是第一个被铁血战士杀掉的主要角色。

-第一部《铁血战士》电影上英语1987年,新版《铁血战士》电影恰好在30年之后上映。

-新版《铁血战士》在剧情和设定上和前作有所关联。影片中一位角色表示,铁血战士会绑架人类,将这些人带往异星球,当做猎杀游戏的标靶。

-《铁血战士》系列的演员中有两位最终步入政坛,成为了州长,分别是:加州州长阿诺·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和明尼苏达州州长杰西·文图拉(Jessie “the Body” Ventura)。

-观星者实验室的外景拍摄于加拿大哥伦比亚省里奇蒙德的露露岛污水处理厂。这样一个取景地也为拍摄造成了一些麻烦——现场刮起特定方向的风时,地上就会出现污水沟!

演员阵容:

波伊德·霍布鲁克(饰演奎因·麦肯纳):霍布鲁克的演员履历上填满了类型广泛的各种角色,其中不乏与一些影坛巨星的合作,他也被证明是好莱坞最具魅力、最受欢迎的影星之一。

霍布鲁克最近出演的一部作品是由二十世纪福斯出品的《金刚狼3:殊死一战》(Logan),他在片中与休·杰克曼(Hugh Jackman)、帕特里克·斯图尔特(Patrick Stewart)合作,饰演一家全球企业旗下保安部的主管,与杰克曼饰演的金刚狼上演对决。2016年,霍布鲁克与凯特·玛拉(Kate Mara)、保罗·吉亚玛提(Paul Giamatti)一同出演了福斯出品的惊悚电影《摩根》(Morgan),饰演一家实验机构的营养学家。该机构创造了一名人造人,公司派出的风控顾问则将决定是否要终结这个人造人的生命。2015年年末,他还主演了杰森·卢(Jason Lew)执导的剧情片《自由世界》(The Free World),携手伊丽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奥克塔维亚·斯宾瑟(Octavia Spencer)两位演技派明星。这部影片在2016年圣丹斯电影节上首映,霍布鲁克在片中饰演一位被投入监狱却拒绝认罪的路易斯安那乡巴佬,他也凭借出色演技获得一致好评。除此之外,他还出演过加文·欧康诺(Gavin O’Connor)执导的西部片《拿起枪的简》(Jane Got a Gun),与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伊万·麦克格雷格(Ewan McGregor)、乔尔·埃哲顿(Joel Edgerton)等一线影星同台飚戏。

霍布鲁克在电视领域也有不错的作品,他曾主演Netflix原创剧集《毒枭》(Narcos),这部剧集改编自真实事件,讲述的是哥伦比亚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臭名昭著的人生经历,该剧也在2016年收获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剧集提名。

在过去短短的三年时间里,霍布鲁克接演了一大批类型不一的电影作品,其中包括赛比恩·梅菲尔德(Sabyn Mayfield)执导、与蕾切尔·布罗斯纳罕(Rachel Brosnahan)、德怀特·尤肯姆(Dwight Yoakam)一同出演的《新兴城市》(Boomtown);由泰伦斯·马力克(Terrence Malick)执导、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迈克尔·法斯宾德(Michael Fassbender)、鲁妮·玛拉(Rooney Mara)等一大票明星主演的音乐片《歌声不绝》(Song to Song);华纳兄弟出品、连姆·尼森(Liam Neeson)、乔尔·金纳曼(Joel Kinnaman)、艾德·哈里斯(Ed Harris)主演的犯罪惊悚片《暗夜逐仇》(Run All Night);萨拉·克朗格洛(Sara Colangelo)执导、与伊丽莎白·班克斯(Elizabeth Banks)一同主演的《小型事故》(Little Accidents);改编自吉莉安·弗琳(Gillian Flynn)同名小说、由大导演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执导、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与裴淳华(Rosamund Pike)主演的《消失的爱人》(Gone Girl);环球出品、斯科特·弗兰克执导、连姆·尼森主演的惊悚剧情片《行过死荫之地》(A Walk Among the Tombstones);克雷格·约翰森(Craig Johnson)执导、克里斯汀·韦格(Kristen Wiig)和比尔·哈德尔(Bill Hader)两位谐星主演、在2014年圣丹斯电影节首映的独立电影《奔溃姐弟》(Skeleton Twins)。2013年他与达科塔·范宁(Dakota Fanning)、伊丽莎白·奥尔森(Elizabeth Olsen)、彼得·斯卡斯加德(Peter Sarsgaard)共同出演了《好女孩》(Very Good Girls),这部影片在这一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首映。同一年年他出演了由斯考特·库伯(Scott Cooper)执导,克里斯蒂安·贝尔、佐伊·索尔达娜(Zoe Saldana)主演的影片《逃出熔炉》(Out of the Furnace),同一年他还出演了安德鲁·尼科尔(Andrew Niccol)执导的青少年题材影片《宿主》(The Host),这部影片改编自《暮光之城》系列作者斯蒂芬妮·迈耶(Stephenie Meyer)的同名小说。他的其他电影作品还有维拉·法梅加(Vera Farmiga)自导自演的《更高境界》(Higher Ground),格斯·范·桑特(Gus Van Sant)执导的奥斯卡提名作品《米尔克》(Milk)。

除了那部口碑神剧《毒枭》之外,霍布鲁克出演过的电视作品还有HBO大获好评的传记题材电视电影《烛台背后》(Behind the Candelabra),这部影片由迈克尔·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马特·达蒙(Matt Damon)两位大牌明星主演,大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执导,2013年在戛纳电影节上大放异彩、广受好评。艾美奖提名迷你剧《血仇》(Hatfields & McCoys)、金球奖提名剧集《如果还有明天》(The Big C)中也能看到他的身影。 除了演戏之外,霍布鲁克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孔雀杀手》(Peacock Killer),这部电影短片改编自萨姆·谢泼德(Sam Shepard)的同名小说,也是他创立的制片厂牌麦德布鲁克电影(Madbrook Films)推出的第一个项目。另外他也是一位雕塑家,他的作品曾在纽约雷阿画廊在内的很多地方展出。

拉文特·罗兹(饰演内布拉斯卡·威廉姆斯):拉文特·罗兹是一位引人瞩目的优秀演员,也逐渐成为好莱坞最受欢迎的男演员之一。

2016年罗兹出演了巴里·杰金斯(Barry Jenkins)执导的影片《月光男孩》(Moonlight),该片最终摘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月光男孩》讲述的是一段青少年成长的故事,名叫喀戎的非裔少年在毒品肆虐的迈阿密街头勉强生活,还挣扎于自己的性取向问题。影片以上世纪的90年代、本世纪初、现代三个时间节点为界限划分为三幕,而罗兹饰演的就是第三幕中的成年喀戎。

罗兹最新一部作品是年初的《12勇士》(12 Strong),这部影片由克里斯·海姆斯沃斯(Chris Hemsworth)、迈克尔·珊农(Michael Shannon)、迈克尔·佩尼亚(Michael Pena)主演,影片讲述911事件之后,一组美国特种部队士兵被派往阿富汗山区,协助北方联盟对抗塔利班的故事。

和霍布鲁克一样,罗兹也出演了泰伦斯·马力克执导的音乐片《歌声不绝》,这部影片讲述的是德克萨斯奥斯汀音乐节大背景之下的一段三角恋情。

由泰勒·佩里(Tyler Perry)创作、在OWN电视网播出的剧集《如果爱你是错》(If Loving You Is Wrong)是罗兹的成名作,由罗兹饰演的拉姆塞也是他第一个广受认可的角色。观众非常喜欢帅气、温柔的邻家男孩拉姆塞,他的戏份也从4集变成了16集,成为了一名常驻角色。此外罗兹还出演了Netflix的《燃烧的沙漠》(Burning Sands);伊利亚·伍德(Elijah Wood)主演的《弹窗惊魂》(Open Windows);FOX电视网的犯罪题材剧集《黑白两道》(Gang Related);还有HBO大受好评的科幻神剧《西部世界》(Westworld)。

罗兹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州,但他在德克萨斯州长大。在德克赛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时,他是一位不错的短跑运动员,那正是在那时,他被一位选角导演相中,受邀参与人生中第一部影片的选角,这也最终激发了他对于表演的兴趣和热情。

雅各布·特瑞布雷(饰演罗里·麦肯纳):年仅11岁的雅各布·特瑞布雷已经在好莱坞电影行业树立了自己的口碑,被认为是当今影坛最优秀的年轻演员之一。

2015年那部大获成功、最终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影片《房间》(Room)让雅各布·特瑞布雷获得了国际范围内的知名度,他在影片中与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合作,他突破性的演技也获得了一致好评。这部影片由兰纳德·阿伯拉罕森(Lenny Abrahamson)执导,改编自作家艾玛·多诺霍(Emma Donoghue)的畅销小说。凭借这部影片,特瑞布雷摘得国家评论协会 “最佳突破表演奖”和广播影评人协会“最佳新人奖”,也获得了演员工会“最佳男配角奖”提名。

成名之后的特瑞布雷获得了很多片约,最近他与维拉·法梅加合作出演了冒险电影《燃烧之旅》(Burn Your Maps) ,这部影片在2016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首映。去年他与娜奥米·沃茨(Naomi Watts)合作,出演了科林·特莱沃若(Colin Trevor)执导的《亨利之书》(The Book of Henry)。

去年秋季,斯蒂芬·卓博斯基(Stephen Chbosky)执导、特瑞布雷主演的《奇迹男孩》(Wonder)上映了,这部影片改编自R.J.帕拉西奥(R.J. Palacio)的畅销小说,上映后也大获好评。特瑞布雷在片中饰演奥吉·普尔曼,一位天生脸部畸形的男孩,讲述了他在家人的帮助下,踏入主流学校进行学习的感人故事。除了特瑞布雷之外,影片的主演还有茱莉亚·罗伯茨(Julia Roberts)、欧文·威尔逊(Owen Wilson)和曼迪·帕廷金(Mandy Patinkin)。

目前特瑞布雷正在拍摄影片《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John F. Donovan),与基特·哈灵顿(Kit Harington)、杰西卡·查斯坦(Jessica Chastain)、娜塔莉·波特曼、凯西·贝茨(Kathy Bates)等一大群大牌演员合作。这部影片由加拿大天才导演泽维尔·多兰(Xavier Dolan)自编自导,讲述一位好莱坞当红影星因为与11岁男孩通信往来而遭遇职业危机的故事。

2016年11月,特瑞布雷主演了心理惊悚片《禁闭》(Shut In),再度与娜奥米·沃茨合作。这部影片由法伦·布莱克伯恩(Farren Blackburn)、欧罗巴影业发行。除此之外,他还出演过惊悚片《梦醒之前》(Before I Wake),该片由迈克·弗拉纳根(Mike Flanagan)执导,凯特·波茨沃斯(Kate Bosworth)和托马斯·简主演。

特瑞布雷的演艺生涯开始于2010年,他当时出演了好几段广告片。随后年仅5岁的他迅速转战大银幕,通过选角加盟拉加·高斯内尔(Raja Gosnell)执导的《蓝精灵2》(Smurfs 2),在片中饰演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和杰玛·梅斯(Jayma Mays)的儿子。

《蓝精灵2》之后,特瑞布雷在多部电视剧中出演配角,其中包括ABC的《犯罪动机》(Motive)、迪士尼频道的《小小先生》(Mr. Young)、电视电影《我妈妈的未来丈夫》(My Mother’s Future Husband)。

特瑞布雷目前和父母、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一同生活在加拿大温哥华。

吉甘-迈克尔·凯(饰演科伊尔)是一位演员、编剧和制作人,他也是好莱坞最具创造力、最受欢迎的艺术创作者之一。具备广泛的技艺与才能、具备横跨喜剧与正剧的表演才能,凯在电影、电视和喜剧领域都有不错的发挥,重新定义了演艺圈变色龙和多栖明星的概念。

凯与乔丹·皮尔(Jordan Peele)一同创作并主演了喜剧频道热播节目《黑人兄弟》(Key & Peele)。该节目赢得2016年艾美奖“最佳综艺小品节目”,凯与皮尔也分别获得了表演和编剧类别的奖项提名。凭借该剧,凯五次获得艾美奖提名,也于2016年摘得演员工会奖 “喜剧类剧集最佳群戏”。《黑人兄弟》2014年摘得皮博迪奖和美国喜剧奖“最佳另类剧集”。该节目大受欢迎的同时一共获得15项艾美奖提名,在网上的累计点击量也超过了10亿次。2015年该节目结束了五年的播映。

凭借在动画喜剧《超级豪宅》(SuperMansion)中的配音,2016年凯再次获得艾美奖提名。

他最近出演的一部作品是乔·斯万博格(Joe Swanberg)执导的《赢回来》(Win It All),该片于2015年在西南偏南电影节上首映,之后于3月24日登上Netflix平台。近期他也出演了约翰·汉博格(John Hamburg)执导的喜剧片《为什么是他?》(Why Him?),与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布莱恩·科兰斯顿(Bryan Cranston)、梅根·莫拉莉(Megan Mullally)同场表演。他曾主演迈克·比尔比利亚(Mike Birbiglia)自编自导的独立电影《别犹豫》(Don't Think Twice),该片2016年在西南偏南电影节和翠贝卡电影节上映后大受好评,也被公认为是年度最佳影片之一。此外他还和老搭档皮尔一同制作并主演了华纳兄弟出品的喜剧《基努猫》(Keanu),讲述一对废柴设法接近毒贩,只为从街头帮派找回被窃猫咪的荒诞喜剧故事。

他此前出演过的影片还包括《完美音调2》(Pitch Perfect 2)、《恶老板2》(Horrible Bosses 2)、《警察游戏》(Let’s Be Cops)、《漫游》(Wanderlust)、《随波逐流》(Just Go with It)、《模范贱兄弟》(Role Models)、《地狱宝贝》(Hell Baby)、《午后乐事》(Afternoon Delight)和《预产期》(Due Date)。此外他也为《逗鸟外传:萌宝满天飞》(Storks)、《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精灵旅社2》(Hotel Transylvania 2)、《日落黄沙》(The Wild Bunch)等影片配音。去年年底由索尼电影公司出品的动画影片《圣诞星》(The Star)中也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吉甘-迈克尔·凯最近刚刚完成喜剧《大学同学》(Friends from College)的制作,该剧由尼古拉斯·斯托勒(Nick Stoller)创作并执导,讲述一群哈佛毕业的朋友之间的故事。该剧于2017年夏天在Netflix平台上播出。

在电视领域,凯还出演了FX热门剧集《冰血暴》(Fargo)、USA电视台的《过家家》(Playing House)、Adult Swim电视台的《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还有NBC红极一时的《公园与游憩》(Parks & Rec)。他也以常驻演员身份出演过FOX电视网的《疯狂电视秀》(MADtv)全部六季,以及CBS的《加里离婚记》(Gary Unmarried)。他出演过的其他电视节目还有《联盟》(The League)、《中产家庭》(The Middle)、《老爸老妈浪漫史》(How I Met Your Mother)、《开心汉堡店》(Bob’s Burgers)、《差佬911》(Reno 911)和《急症室的故事》(ER)。

凯曾被时代杂志评为“2014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也被娱乐周刊评为“2012年年度娱乐人物”。他是底特律和芝加哥一些剧院的资深表演者,他在底特律大学获得艺术学士学位,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获得戏剧艺术硕士学位。

奥立薇娅·玛恩(饰演凯茜·布拉克特博士)近年来出演了不少热门作品,其中包括与杰森·贝特曼(Jason Bateman)、詹妮弗·安妮斯顿(Jennifer Aniston)一同主演的《办公室圣诞派对》(Office Christmas Party),还有在超级英雄大作《X战警:天启》(X-Men: Apocalypse)中饰演灵蝶一角。在2017年年底上映的《乐高忍者大电影》(The Lego Ninja Movie)中,她为“可可”一角配音。2016年她还出演了环球影业出品的《佐州自救兄弟》(Ride Along 2),片中她饰演一位凶杀科警探,与凯文·哈特(Kevin Hart)、Ice Cube上演对手戏。玛恩在知名编剧艾伦·索金(Aaron Sorkin)打造的HBO政治题材剧集《新闻编辑室》(The Newsroom)中出演女主播斯隆,她也携手CW电视网开发了一档以上世纪70年代体育女主播为主角的剧集。

综艺杂志将玛恩评为“2014年最佳新人女演员”。她近年来出演过的电影作品包括:《贵族大盗》(Mortdecai)、《驱魔警探》(Deliver Us From Evil)、《魔力麦克》(Magic Mike)、《钢铁侠2》(Iron Man 2)等等。她也出演过一些热播电视剧,其中包括FOX电视网屡获艾美奖和金球奖提名的《杰茜驾到》(The New Girl)、Showtime电视网有关环境题材的艾美奖获奖纪录片《危险年代》(Years of Living Dangerously)等等。玛恩是环境问题活动家和发言人,曾与美国环境保护署、塞拉俱乐部(环保组织)、“绿化校园大挑战”等机构合作。

玛恩来自于俄克拉荷马,但她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日本东京,她也能讲流利的日语。回到美国之后,她前往俄克拉荷马大学学习,之后定居洛杉矶。2006年,她加入G4电视网,担任热播节目《现场冲击》(Attack of the Show!)的联合主持。此后她又加盟喜剧电视网屡获艾美奖殊荣的脱口秀节目《乔恩斯图尔特每日秀》(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担任节目的通讯记者,成为这档王牌节目历史上仅有的五位女性演职人员。她的首部著作《神奇女侠:好莱坞怪胎的不幸遭遇》(Suck it, Wonder Woman: The Misadventures of a Hollywood Geek)上架之后也被《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列入畅销书榜单。

托马斯·简(饰演巴克斯利):2016年托马斯·简有多部电影上映,其中包括和凯特·波茨沃斯主演的《梦醒之前》;和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一同主演的《幻世追踪》(Vice);与杰西卡·阿尔芭(Jessica Alba)一同主演的《恐怖面纱》(The Veil);还有和劳伦斯·菲什伯恩(Laurence Fishburne)主演的《僵持》(Standoff)。他演员履历上的其他电影作品还有:《细细的红线》(The Thin Red Line);《花木兰》(Magnolia);《变异编年史》(The Mutant Chronicles);《射杀》(Killshot);《劫梦惊魂》(Dreamcatcher);《甜姐不辣》(The Sweetest Thing);《乌鸦》(The Crow);《受伤的马》(Broken Horses);《暴风雪中的白鸟》(White Bird in a Blizzard);《与你共融》(I Melt With You);《当铺大乱斗》(Pawn Shop Chronicles);《惊天追逐》(Drive Hard);《书缘追踪》(Reach me);《红色的机器》(Into the Grizzly Maze)和《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勇者无惧》(U.S.S. Indianapolis: Men of Courage)。

托马斯·简出演的电视作品包括Syfy科幻剧《太空无垠》(The Expanse)和 《大器晚成》(Hung),他也凭借《大器晚成》获得三次金球奖提名。他也主演了HBO电视电影《职棒双雄》(61*),在片中饰演纽约洋基队传奇人物米基·曼托(Mickey Mantle),该角色也让他获得了广泛赞誉。

简是RAW工作室的联合创立者之一,该工作室致力于发行漫画与图画小说。创立工作室之后,他也创作发行了《坏星球》(Bad Planet)等漫画。

阿尔菲·艾伦(饰演林奇):英国男星阿尔菲·艾伦已经在国际范围内赢得认可,被认为是当今影坛最多才多艺的年轻演员之一。凭借过去的大量优秀作品以及即将上映的一些热点新作,阿尔菲戏路之广再次得以验证,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内,他绝对会树立自己潜力新人的口碑。

去年,艾伦结束了HBO台柱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的拍摄工作,这档奇幻题材的电视剧在各大电视类奖项上屡屡折桂,在全球范围内大受欢迎。艾伦从该剧第一集开始就登场亮相,饰演铁群岛之王巴隆·葛雷乔伊的唯一继承人:席恩·葛雷乔伊。这部备受关注的剧集于2017年播出第七季,尚未播出的第八季也将是整剧的最后一季。

2016年11月,艾伦加盟BBC Two电视台的六集电视剧《与敌为伴》(Close to the Enemy),在剧中饰演林伍德一角,该剧由英国影视艺术学院奖得主斯蒂芬·波利亚科夫(Steven Poliakoff)一手打造。该剧背景设定于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伦敦,讲述英国情报官员采用非传统方法来迫使被俘德国科学家开发一项至关重要的尖端科技,以用于英国全国防卫的故事。该剧主演包括吉姆·斯特吉斯(Jim Sturgess)、安吉拉·贝塞特(Angela Bassett)、阿尔弗雷德·莫里纳(Alfred Molina)、弗莱迪·海默(Freddie Highmore)、夏洛特·莱李(Charlotte Riley)等一众演技派影星。2016年11月14日,该剧也在美国开播,在Acorn TV电视网播出。

2016年5月,艾伦完成自己在伦敦西区的首秀,出演了特拉法尔加工作室出品的《被宠坏的人》(The Spoils)。他在剧中饰演纽约银行家泰德,与杰西·埃森伯格(Jessie Eisenberg)、昆瑙·纳亚尔(Kunal Nayyar)、凯蒂·布雷本(Katie Brayben)、安娜普尔纳·史利南(Annapurna Sriram)合作。这出戏由埃森伯格本人撰写,去年在百老汇首演之后大获好评。

在2014年备受好评的动作片《疾速追杀》(John Wick)中,艾伦与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上演对手戏,饰演一位臭名昭著、酷爱作死的俄罗斯黑帮太子爷。该片由大卫·雷奇(David Leitch)和查德·斯塔尔斯基(Chad Stahelski)联合执导,演员阵容中还有威廉·达福(Willem Dafoe)、迈克尔·恩奎斯特(Michael Nyqvist)等明星。影片讲述一位退休杀手被逼重操旧业,追杀一群从他手中夺走一切的黑帮凶徒。影片由雷声道路影业制作,顶峰娱乐发行,于2014年10月上映。

2010年,艾伦加盟尼克·莫兰(Nick Moran)执导的自传题材影片《街头儿》(The Kid),在片中饰演多米尼克一角。该片改编自凯文·刘易斯(Kevin Lewis)同名著作,讲述的就是凯文的真实经历,包括他悲惨的童年、被迫堕入犯罪世界的黑历史、以及抛开过去重塑自己的故事。

2008年4月,艾伦出演由巴利·沃尔什执导的《回首愚生》(Flashbacks of a Fool),与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菲丽希缇·琼斯(Felicity Jones)等明星合作。这部影片讲述一位过气好莱坞明星出席好友葬礼之后,回首年轻时代往事的故事。

2017年9月,艾伦出演了奥斯卡获奖影片《赎罪》(Atonement),他在片中饰演丹尼·哈德曼一角,演员阵容中还有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詹姆斯·麦卡沃伊(James McAvoy)、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等一大票大牌明星。这出爱情戏由乔·赖特(Joe Wright)执导,改编自伊恩·麦克尤恩(Ian McEwan)的同名小说,由克里斯托弗·汉普顿(Christopher Hampton)担任编剧。影片由沃克泰托电影公司制作,环球影业发行,故事最初设定于上世纪30年代,追溯一项罪案及其影响展开,整个故事的时间跨度达到了六十年。

2006年,艾伦与本·威士肖(Ben Whishaw)、帕迪·康斯戴恩(Paddy Considine)、大卫·莫瑞瑟(David Morrisey)一同出演了《滚石风云》(Stoned)。这部自传题材的影片讲述的是滚石乐队创始人布莱恩·琼斯(Brian Jones)的传奇经历及他扑朔迷离的意外死亡,艾伦在片中饰演哈里一角。这部影片由眩晕影业在英国发行,于2006年11月18日上映。

艾伦出演过的其他电影作品还有:2009年的《摇摆画廊》(Boogie Woogie)、2011年的《粉末》(Powder)、2010年的《灵魂男孩》(Soulboy)、2011年的《边界》(Confine)、2014年的《塑料》(Plastic)、还有2016年的《病毒入侵》(Pandemic)。

奥古斯托·阿奎莱拉(饰演内特尔斯):阿奎莱拉出生于加州太阳谷,在佛罗里达的迈阿密长大。上大学以后,他开始追寻自己的艺术之梦,他来到演员圈戏剧学院,参加亚瑟·门多萨(Arthur Mendoza)开设的表演课程。学习了数年之后,他加盟维姆·文德斯(Wim Wenders)执导的电影短片《八》(8)。这是一组八部电影短片的其中一部,由八位知名导演分别执导,就人类进步、遇到的挫折、地球面临的严峻问题等方面分享自己的观点。

接下来阿奎莱拉接演了ABC家庭电视台的剧集《追寻人生》(Chasing Life),在剧中饰演常驻角色:敏感的艺术家基兰。阿奎莱拉一直渴望能接演更吸引人、更复杂的角色,他继续与一些业界闻名的创意大师合作,之后也接连获得了三次机会,与三位知名导演合作。他先是加盟约翰·辛格尔顿为FX电视网打造的剧集《白粉飞》(Snowfall),在试播集中饰演职业摔跤手兼毒贩佩德罗;之后他出演阿方索·戈麦兹-瑞洪(Alfonso Gomez-Rejon)为Hulu打造的《公民》*(Citizen)试播集;还有就是在安东尼·福奎阿(Antoine Fuqua)为Audience Network执导的《钻石》(ICE)中饰演凶恶的黑帮成员楚伊(Chuy)。

接下来,阿奎莱拉将以第二男主角的身份加盟著名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Nicolas Winding Refn)为亚马逊打造的限定剧《老无所惧》(Too Old to Die Young),这部剧由雷弗恩自编自导,年轻影星迈尔斯·特勒(Miles Teller)主演。

斯特尔林·K·布朗(饰演特雷格):艾美奖获奖影星斯特尔林·K·布朗目前担任NBC热播剧《我们这一天》(This Is Us)的主演。该剧曾获得金球奖提名,布朗也凭借该剧获得演员工会奖提名并摘得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形象奖。

2016年,布朗在FX电视网口碑神剧《美国犯罪故事:辛普森公诉》(The People V. O.J. Simpson: American Crime Story)中饰演检察官克里斯托弗·达顿(Christopher Darden),该剧获得极高评价,也摘得多个奖项。凭借这个角色,布朗摘得艾美奖和评论家选择奖,也获得金球奖、演员工会奖和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形象奖提名。布朗也携手女星蒂娜·菲(Tiny Fey)出演了《威士忌、探戈、狐步舞》(Whiskey Tango Foxtrot),在漫威超级英雄大作《黑豹》(Black Panther)中也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去年他还拍摄了传记题材影片《马歇尔》(MARSHALL),影片主角包括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乔什·盖德(Josh Gad)和凯特·哈德森(Kate Hudson)。

布朗热爱舞台剧,也曾出演过许多舞台剧,其中包括《战后归来的父亲》(Father Comes Home From The Wars)系列、《麦克白》(Macbeth)、《奥图洛·尤伊的崛起》(The Resistable Rise Of Arturo Ui)等作品。

布朗出演时间最长的角色应该是《军嫂》(Army Wives)中的罗兰德·波顿博士,这部在Lifetime电视台播出的剧集一直深受观众喜爱,布朗也饰演这个角色长达七年。他出演过的其他电视作品还有《邪恶力量》(Supernatural)、《疑犯追踪》(Person Of Interest)、《性爱大师》(Masters Of Sex)、《超感神探》(The Mentalist)、《灵书妙探》(Castle)和《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他出演过的电影作品还有《我们的傻老哥》(Our Idiot Brother)、《疑云重重》(The Suspect)、《火线特攻》(Righteous Kill)、《相信你的男人》(Trust The Man)和《太空人》(Spaceman)。

布朗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那里他获得了戏剧艺术学士学位。此前他曾就读于纽约提斯克艺术学院,在那里他获得了美术学硕士学位。他目前和妻子、两个孩子生活在洛杉矶。

伊冯娜·斯特拉霍夫斯基(饰演艾米丽):伊冯娜·斯特拉霍夫斯基最知名的作品是《24小时:再活一天》(24: Live Another Day)、《嗜血法医》(Dexter)等一系列热门美剧,她也有出演ABC家庭题材剧集《宇航员之妻》(The Astronaut Wives Club),该剧于2015年6月18日首播。

斯特拉霍夫斯基最近一部作品是《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这部反乌托邦题材的作品设定于虚构的未来,女性被剥夺权利,在原教旨主义独裁统治下沦落为纯粹的生育工具。该剧由伊丽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主演,播出后大受好评,在艾美奖上满载而归。

去年斯特拉霍夫斯基也出演了由丹尼斯·伊利亚迪(Dennis Iliadis)执导的心理惊悚剧《他在那里》(He’s Out There)。影片设定于一处偏僻的湖边小屋,一个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前往那里度假,却成为一名精神变态的目标,必须拼尽全力,才能在这个可怕而怪异的梦中幸存。此前她也出演了马克·福斯特(Marc Forster)执导的《我所看到的都是你》(All I See Is You),这部影片由布蕾克·莱弗利(Blake Lively)和杰森·克拉克(Jason Clarke)执导,于2017年8月4日上映。

2014年夏天在FOX电视网上播出的热播电视剧《24小时:再活一天》算得上斯特拉霍夫斯基的成名作之一,她在片中与主演基弗·萨瑟兰(Kiefer Sutherland)上演对手戏,也获得了广泛好评。此前她还加盟另外一部热门剧集《嗜血杀手》,出演了该剧口碑最高的两季(第七季和第八季)。

2012年12月,斯特拉霍夫斯基完成自己的百老汇首秀,出演由林肯中心剧院制作的《金童》(Golden Boy)。这出舞台剧也获得了2013年的托尼奖提名。

2010年,斯特拉霍夫斯基为热门科幻动作游戏《质量效应2》(Mass Effect 2)中的米兰达配音,同一年她也担任了动画影片《乐高:古古治的冒险之旅》(Lego: The Adventures of Clutch Powers)的女主角配音一职。

她过往出演过的作品包括与艾伦·艾克哈特(Aaron Eckhart)一同主演的《屠魔战士》(I, Frankenstein);与塞斯·罗根(Seth Rogen)合作的《纠结之旅》(Guilt Trip);在多伦多电影节上首映的《铁血精英》(Killer Elite);以及《悲喜两重天》(Love and Mortar)、《我也爱你》(I Love You Too)这两部小成本电影。

2007年至2012年期间,斯特拉霍夫斯基担任NBC电视网动作喜剧《超市特工》(Chuck)的女主角,该剧由乔什·施瓦兹(Josh Schwartz)和约瑟夫·麦克金提·尼彻(McG)携手打造。

斯特拉霍夫斯基在澳大利亚悉尼出生和长大,在西悉尼大学现代艺术学院非常著名的内皮恩剧院接受演员训练。2003年毕业之后,她出演了澳洲Channel 7电视台播出的剧集《海角》(Headland),这部剧集播出后非常成功。她也出演了电视电影《黑杰克:死去的记忆》(Blackjack-Dead Memory)和Channel 9的剧集《海上巡逻队》(Sea Patrol)。

2007年移居洛杉矶之前,她在悉尼成立了一家名为“桑拿制作公司”的剧团,成立后她参与制作并主演了一些舞台剧。

斯特拉霍夫斯基热爱动物,闲余时间常常致力于野生动物解救工作。2011年,她参与了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领养,不要购买”慈善宣传活动,也带上了她自己解救的两只爱犬。

斯特拉霍夫斯基目前生活在洛杉矶,她也是一位活跃的冲浪爱好者。

杰克·布塞(饰演肖恩·海耶斯):杰克·布塞出生于演艺之家,目前也在这个行业内如鱼得水。他是摄影师朱迪·林恩·海尔肯伯格(Judy Lynn Helkenberg)与演员加里·布塞的儿子,童年就有很多时间是在电影拍摄地度过,他还经常和父亲的乐队一同上路表演,也难怪他会成长为一位全能的艺术家。在威利·尼尔森(Willie Nelson)、莱昂·拉塞尔(Leon Russell)、佛利伍麦克(Fleetwood Mac)等音乐人多年潜移默化的教导之下,他也对音乐和表演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布塞的银幕处女作是1978年的《暗夜心声》(Straight Time),这部影片由影帝达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他的父亲加里·布塞主演。之后他接连出演了不少电影作品,其中包括与朱迪·福斯特(Jodi Foster)合作的《超时空接触》(Contact);与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合作的《全名公敌》(Enemy Of The State);彼得·杰克逊执导(Peter Jackson)、迈克尔·J·福克斯(Michael J Fox)主演的《恐怖幽灵》(The Frighteners);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卢克·威尔逊(Luke Wilson)主演的《爱情向前冲》(Home Fries);还有不少人心目中的邪典科幻片《星河战队》(Starship Troopers)。

布塞近期的电视作品包括FX电视网热播剧《火线警探》(Justified)的最终季和电视版《杀出个黎明》(From Dusk Till Dawn)的所有三季。

历史频道长达8小时的迷你剧《德州崛起》(Texas Rising)中也能看到杰克·布塞的身影,这部迷你剧由罗兰·约菲(Roland Joffe)执导,托马斯·简、比尔·帕克斯顿(Bill Paxton)、雷·利奥塔(Ray Liotta)、杰瑞米·戴维斯(Jeremy Davies)等明星主演。布塞在剧中饰演萨缪尔·华莱士(Samuel Wallace),正是他在圣哈辛托战役中喊出了那句著名的口号“记住阿拉莫”。

作为一名多才多艺的明星,杰克·布塞的生活也是多姿多彩。除了尽到父亲的责任之外,他表演、玩音乐、开飞机、还会改装摩托车…

制作班底

沙恩·布莱克(导演/编剧):沙恩·布莱克凭借自己为动作片《致命武器》撰写的剧本一举成名。影片中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饰演一对并不对付的警察搭档,这部影片也在票房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布莱克的叙事方式重新定义了好兄弟电影题材,成为动作喜剧电影的新标杆,还打造了电影史上最成功的电影IP之一。

对于幽默元素的敏感度使得布莱克迅速成为一名知名编剧,他也打造了一系列在寻常动作影片中并不常见、当令影迷印象深刻的复杂角色。他接下来又为《终极尖兵》(The Last Boy Scout)一片撰写了剧本,片中动作巨星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饰演一位运气不佳的私家侦探,他嗜酒如命,但却有着非常严格的职业操守。布莱克接下来又创作了《特工狂花》(The Long Kiss Goodnight)一片的剧本,影片由吉娜·戴维斯(Geena Davis)担任主演,她饰演一位患有失忆症的家庭主妇,偶然间发现自己是一位身手敏捷的秘密特工。

2005年,他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他对于商业电影的独到嗅觉,他自编自导了《小贼·美女·妙探》一片,邀来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担任主演。这部融入黑帮元素的动作喜剧电影以一位来自纽约的漂亮小偷为主角,他发现自己卷入了一起好莱坞迷案之中。影片2005年在戛纳电影节上首映之后获得了一片好评。

这部影片的成功也为两人日后的第二次合作奠定了基础,布莱克2013年受邀担任《钢铁侠3》(Iron Man 3)的编剧和导演。这部影片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取得了成功,最终在全球范围内豪取10亿美元票房。2015年,他再次与制片人乔·西尔沃(Joel Silver)合作,执导了以上世纪70年代为背景的动作喜剧《耐撕神探》(The Nice Guys),影片由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罗素·克劳(Russell Crowe)两位一线男星担任主演。布莱克也担任了这部影片的编剧。

布莱克目前手头也有多个项目正在开发之中,其中包括改编自同名古早漫画的《奇兵勇士》(Doc Savage)和惊悚剧情片《冷战勇士》(Cold Warrior)。

弗莱德·戴克尔(编剧):作为一名编剧,德克尔最知名的作品是《太空僵尸》(Night of the Creep)和《怪物小分队》(The Monster Squad)这两部邪典恐怖片,其中《怪物小分队》的剧本是由他与沙恩·布莱克一同创作的。他也自编自导了科幻电影《机械战警3》(RoboCop3)。

德克尔为邪典恐怖电影《夜半鬼敲门》(House)创作过剧本,这部影片后来先后拍摄了三部续作,他也为华纳电影公司的惊悚片《天危绝网》(Ricochet)撰写了剧本,这部影片由影帝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主演。

德克尔曾为HBO电视网创作了怪异惊悚题材电视剧《魔界奇谭》(Tales From The Crypt),他担任该剧的导演和编剧。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集的第一集是由鬼才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Robert Zemeckis)执导的。此外他也为派拉蒙制作的电视剧《星际迷航:企业号》(Star Trek: Enterprise)担任编剧和顾问制片人。

德克尔曾为环球、华纳、索尼、派拉蒙、三星、TNT、二十世纪福斯等电影公司创作剧本,也被德古拉协会、土星奖、布鲁塞尔国际科幻、奇幻和恐怖电影节表彰。

2016年,他成为布鲁斯·坎贝尔电影节首位“妙趣奖”得主,该奖项的奖杯被设计成一把鲜血淋漓、刻有获奖者名字的链锯。在携手布莱克为新版《铁血战士》创作剧本之前,两人还为Amazon Studios打造了一部西部题材的剧集《边缘》(Edge),两人一同担任试播集的编剧和执行制片人。此外他目前正在筹备新版《复仇者》(The Avengers),该剧是英国经典谍战剧的重拍版本。他也在创作影片《破坏者》(The Destroyer)的剧本,这部影片改编自沃伦·墨菲(Warren Murphy)和理查德·撒皮尔(Richard Sapir)的长篇冒险小说。

德克尔目前和妻子特蕾莎、儿子达舍尔、爱猫比恩一同生活在加州思迪迪奥市。

约翰·戴维斯(制片人):约翰·戴维斯是洛杉矶戴维斯娱乐公司的主席,是好莱坞最具资历的电影人之一,参与制作过超过92部影视作品,全球总票房超越50亿美元。在电视领域,过去四年里共有六部由戴维斯娱乐制作的剧集在电视网上播出,其中就包括NBC的台柱剧《罪恶黑名单》(The Blacklist)。

2004年约翰·戴维斯被美国电影博览会评为年度最佳制片人,他也是好莱坞报道者2015年评出的年度最佳制片人。他曾凭借旧版《糖衣陷阱》(The Firm)和《见色忘友》(Grumpy Old Men)两度获得评论家选择奖,他参与制作的影片也获得过多次奥斯卡提名。

戴维斯娱乐近期推出的电影作品包括与蓝天工作室合作的动画电影《公牛费迪南》(Ferdinand the Bull)和新线娱乐制作的喜剧片《游戏之夜》(Game Night)。 戴维斯娱乐制作的电视剧目前共有四部正在电视网播出,分别是:在NBC播出的《罪恶黑名单》《罪恶黑名单:救赎》(Blacklist Redemption)、《穿越时间线》(Timeless),以及在ABC播出的《黄六医生》(Dr. Ken)。目前正在制作的则有《深入敌后》(Behind Enemy Lines)和《创业公司》两个项目。《深入敌后》由约瑟夫·麦克金提·尼彻执导,改编自同名电影,已由FOX电视网预订试播集。《创业公司》由扎克·布拉夫(Zach Braff)自导自演,已由ABC预订试播集。该公司也与MTV、Showtime、Lifetime等多家电视网展开合作,为其开发电视剧项目。

戴维斯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曾有过许多成功的项目,其中包括票房超过1亿美元的超小制作电影《超能失控》(Chronicle)、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科幻惊悚片《我,机器人》(I, Robot),还有金·凯瑞(Jim Carrey)主演的喜剧片《波普先生的企鹅》(Mr. Popper’s Penguins)。

戴维斯参与制作的影片还包括:“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主演的《乔伊的奋斗》(Joy);梦工厂/派拉蒙发行、艾迪·墨菲(Eddie Murphy)主演的《诺比特》(Norbit);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主演的《糖衣陷阱》;艾迪·墨菲主演、大获成功的《怪医杜立德》(Dr. Dolittle)及续作;杰克·布莱克(Jack Black)主演的《格列佛游记》(Gulliver’s Travels);丹泽尔·华盛顿、梅格·瑞恩(Meg Ryan)主演的《生死豪情》(Courage Under Fire);备受影迷喜爱的《加菲猫》系列;凯文·科斯特纳(Kevin Costner)主演的《未来水世界》(Waterworld);艾迪·墨菲主演、票房突破1亿美元的《奶爸别动队》(Daddy Day Care);杰克·莱蒙(Jack Lemmon)和沃尔特·马修(Walter Matthau)携手打造的喜剧三部曲《海之外》(Out to Sea)、《见色忘友》(Grumpy Old Men)、《见色忘友2》(Grumpier Old Men);欧文·威尔逊(Owen Wilson)和吉恩·哈克曼(Gene Hackman)主演的《深入敌后》;吴宇森执导、马特·达蒙和乌玛·瑟曼(Uma Thurman)主演的《记忆裂痕》(Paycheck);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铁血战士》三部曲。

戴维斯将商业帝国的疆土拓展到了快餐业,同样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创立的连锁披萨店布雷滋披萨(Blaze Pizza)成为历史上增值最快的餐饮连锁店,他的合作伙伴也包括了著名篮球运动员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和波士顿红袜队的老板汤姆·维纳(Tom Werner)。

戴维斯娱乐同样也拥有并运营着五家小型电视台,不过该公司不久前刚刚抛售了所有的电视台。

戴维斯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出生并长大。他对于电影行业的热爱始于童年,当时他在附近的电影院打工,每年都要看至少300部电影。戴维斯毕业于鲍登学院,之后他前往安默斯学院进修,并在哈佛商学院获得MBA学位。

比尔·班纳曼(执行制片人):比尔·班纳曼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大学,大学时候他就读于电影专业。在校时他曾多次获得奖学金,他学生时代的作品在蒙特利尔电影节上展映,他也因此获得邀请前往洛杉矶,在不同的剧组接受训练,其中就包括了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Coppola)执导的《心上人》(One From the Heart)。拥有特效领域的专业背景,班纳曼开始正式踏入影视圈,以助理导演的身份参与超过30个项目的开发,与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凯文·科斯特纳、弗兰克·马歇尔(Frank Marshall)、杰瑞·帕里斯(Jerry Paris)等导演有过合作。

之后他又以第二组导演/航拍摄影导演的身份参与多部影片的制作。这些作品中比较著名的是制作成本超过6500万美元、设定于14世纪美国内战的史诗影片《天与地》(Heaven & Earth),其中复杂的战争场面就是由班纳曼设计并执导的。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影片在拍摄战争场面时一共用到了800匹马,这也是电影史上用到马匹最多的战争戏。

与角川映画合作开发项目期间,班纳曼与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建立了友谊,两人也在《不可饶恕》(Unforgiven)、《完美的世界》(A Perfect World)、《廊桥遗梦》(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绝对权力》(Absolute Power)等知名影片上有过合作。1993年,班纳曼凭借《不可饶恕》赢得美国导演工会奖,他也成为首位获奖的加拿大人。

1997年,班纳曼为MTV电影公司和派拉蒙出品的影片《校园怪谈》(Dead Man on Campus)担任制片人,之后也为MTV新组建的原创电影分部开发了不少项目,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部广受好评的女性题材剧集《挥霍青春》(Wasted)。1998年,班纳曼担任《急冻任务》(The Chill Factor)的执行制片人,这部影片由华纳兄弟公司出品,小库珀·古丁(Cuba Gooding Jr.)主演。此后班纳曼也与知名制片人盖尔·赫德(Gale Hurd)合作,参与《绿巨人浩克》(Hulk)的制作。

2000年年末,帝门电影/米拉麦克斯说服班纳曼执掌《神犬也疯狂》系列的新作《神犬也疯狂3》(Air Bud III: World Pup)。这部影片最终成为系列里DVD销售额最高的一作(3000万美元)。2003年以来,班纳曼又以制片人和第二组导演的身份参与制作了《外星神犬》(Good Boy!)和巨石强森主演的重拍版《威震八方》(Walking Tall)。

2006年年初,知名导演兼制片人山姆·雷米(Sam Raimi)邀请他加盟《美国版咒怨3》(The Grudge 3)项目,担任影片的制片人。《美国版咒怨3》翻拍自经典日本恐怖片,这一作完全在日本拍摄。2007年和2008年,他为顶峰娱乐制作了动作片《永不退缩》(Never Back Down)和重拍版邪典恐怖片《姐妹联谊会惊魂》(Sorority Row)。此外他还参与制作了《庇护所》(6 souls)一片,这部影片由奥斯卡影后朱丽安·摩尔(Julianne Moore)和乔纳森·莱斯·梅耶斯(Jonathan Rhys Meyers)主演,韦恩斯坦电影公司出品。2008年,他以联合制片人身份参与《暮光之城》系列的制作。

2013年,班纳曼参与制作了二十世纪福斯出品的《波西·杰克逊与魔兽之海》(Percy Jackson: The Sea of Monsters),之后他有加盟索尼出品的《鸡皮疙瘩》(Goosebumps)。他最近一部作品是由二十世纪福斯出品的《神奇四侠2015》(Fantastic Four)。

[IRA NAPOLIELLO – BIO TO COME]

拉瑞·方(摄影师):拉瑞·方在加州洛杉矶出生和长大。还是孩子时,他就对摄影和电影有着极大的兴趣,拍摄了不少电影短片、赛璐珞动画和定格视频。他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在那里他获得了语言学学士学位。之后他又来到帕萨迪纳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在这里获得电影学位。

拉瑞·方的摄影师生涯以拍摄一系列音乐录影带为起点,他也凭借作品多次获得MTV音乐奖。之后他又涉足新的领域,成为一位非常成功的电视广告摄影师,也拍摄了不少独立电影和电视试播集。

2004年,他为导演J.J.艾布拉姆斯拍摄了美剧《迷失》(Lost)的试播集,该剧播出后一炮走红,他也凭借这部作品获得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杰出贡献奖提名。此后他又担任多集《迷失》的摄影师,直到他加盟扎克·施奈德(Zack Snyder)的漫改电影《300勇士》(300)。凭借这部作品,他成为施奈德的御用摄影师,与后者多次合作。在《300勇士》之后,他又参与施奈德新作《守望者》(Watchmen)的制作。

2011年拉瑞·方为两部影片掌镜,分别是施奈德执导的《海扁王》(Sucker Punch)和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担任制片人的《超级8》(Super 8),后面这部影片也见证了他与艾布拉姆斯导演的再次合作。

2011年,他加入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2012年他成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员。

他近期的作品包括《蝙蝠侠大战超人》(Batman v Superman)、《金刚:骷髅岛》(Kong: Skull Island)这两部热门大作。

马丁·威斯特(艺术指导):马丁·威斯特是一位生活在洛杉矶的艺术指导和艺术家。他在温哥华、多伦多学习艺术,在那里他获得了学士学位。之后他来到加州克莱蒙特的克莱蒙特研究学院,在那里完成了研究生学业。他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也在世界范围内展出。

从木工活到艺术指导,艺术部门中所有的工作威斯特都曾做过,他也在电影和广告行业耕耘了20多年。近期他以艺术指导参与制作的电影作品包括:《博物馆奇妙夜3》(Night at the Museum 3: Secret of the Tomb)、《机械战警》(Robocop)、《温暖的尸体》(Warm Bodies)、《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超级8》《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呛烟高手》(Smokin’ Aces)、《摇滚之神》(Tenacious D in The Pick of Destiny)。 他也以艺术总监的身份参与了影片《岛屿》(The Island)、《遇见波莉》(Along Came Polly)、《随爱沉沦》(Down with Love)、《狙击电话亭》(Phone Booth)、《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Lemony Snicket’s 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等影片的制作,其中《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获得了奥斯卡提名并摘得了艺术指导工会奖。

哈里·米勒三世(剪辑师):哈里·米勒三世参与过不少电影、电视和纪录片的剪辑工作。他在肯塔基州的莱克星顿长大, 现在居住于洛杉矶。他曾就读于波士顿大学、肯塔基大学并在肯塔基大学并获得艺术学士学位,接着他又在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获得电影制作艺术硕士学位。他目前是美国电影剪辑师协会的理事会成员,也为《电影剪辑师》杂志撰写科技专栏。他近期参与制作的作品包括AMC历史题材剧集《逆转奇兵》(Turn: Washington’s Spies);Cinemax剧集《驱魔浪人》(Outcast);独立电影《巴拿马3D》(Panama 3D);还有国家地理频道的《深海挑战》(Deepsea Challenge)。

比利·韦伯(剪辑师):比利·韦伯曾两次获得奥斯卡奖提名,一次荣膺美国电影剪辑奖,一次荣膺金胶片奖。

韦伯首部署名作品是《不毛之地》(Badlands),这部影片由大导演泰伦斯·马力克执导,韦伯担任助理剪辑师,他也由此开启了与马力克五十多年的合作生涯。之后他也加盟了马力克的多部作品,例如《天堂之日》(Days of Heaven)、《细细的红线》(The Thin Red Line)和《生命之树》(Tree of Life)。韦伯也为托尼·斯科特(Tony Scott)的三部作品:《壮志凌云》(Topgun)、《比弗利山警探2》(Beverly Hills Cop II)和《雷霆壮志》(Days of Thunder)担任剪辑工作。凭借《细细的红线》和《壮志凌云》,韦伯两次获得奥斯卡奖最佳电影剪辑奖提名。

韦伯履历上的电影作品还包括:弗雷德·谢皮西(Fred Schepisi)执导的《冰人四万年》(Iceman)、马丁·布莱斯特(Martin Brest)执导的《比弗利山警探》(Beverly Hills Cop)和《午夜狂奔》(Midnight Run);蒂姆·波顿(Tim Burton)执导《荒唐小混蛋奇遇记》(Pee Wee’s Big Adventure);安迪·戴维斯(Andy Davis)执导的《刺杀总书记》(The Package);娜迪亚·泰斯(Nadia Tass)执导的《好运当头》(Pure Luck);霍华德·达奇(Howard Deutsch)执导的《见色忘友2》(Grumpier Old Men);德怀特·里特(Dwight Little)执导的《惊天杀人陷阱》(Murder at 1600);唐纳德·佩特瑞(Donald Petrie)执导的《特工佳丽》(Miss Congeniality);汤姆·戴伊(Tom Dey)执导的《作秀时刻》(Showtime);马丁·布莱斯特(Martin Brest)执导的《鸳鸯绑匪》(Gigli);杰瑞德·赫斯(Jared Hess)执导的《疯狂神父》(Nacho Libre);沃伦·比蒂(Warren Beatty)执导的《打破陈规》(Rules Don’t Apply);爱德华·兹威克(Ed Zwick)的《侠探杰克:永不回头》(Jack Reacher:Never Go Back)。

韦伯也曾以第二组导演的身份参与《蝙蝠侠归来》(Batman Returns)的制作,他也亲自执导了影片《乔什和山姆》(Josh and S.A.M.)。

乔纳森·罗斯巴特(特效总监):乔纳森·罗斯巴特是一位屡获殊荣的特效总监,近些年曾参与过不少商业大片的制作。他近期以特效总监的身份参与《死侍》一片的制作,这部影片由二十世纪福斯出品,是当年最大的票房黑马。在《死侍》之前,他也担任《重返地球》(After Earth)、《驱魔者》(Priest)两部影片的特效总监,还为詹姆斯·卡梅隆(Jim Cameron)那部划时代的特效大片《阿凡达》(Avatar)设计了所有的图形界面。

乔纳森·罗斯巴特是奥芬内奇特效公司的联合创立者之一,这家公司在业界享有不俗声誉。作为奥芬内奇特效团队的创意总监和主管,他曾监督管理过数以百计的特效项目,其中包括《地狱男爵》(Hellboy);《后天》(The Day After Tomorrow);《哈里·波特与火焰杯》(Harry Potter and the Goblet of Fire);《超人归来》(Superman Returns);《虎胆威龙4》(Live Free Or Die Hard);《钢铁侠》(Iron Man)等佳作。在《钢铁侠》拍摄过程中,他率领一组设计师创造了托尼·斯塔克头盔中的“HUD”投射界面。除此之外,他设计并监督制作了影片中最经典的坦克爆炸戏。

罗斯巴特的作品覆盖了电影、电视和广告领域,在特效领域曾获得无数次提名,也多次获奖,其中就包括凭借张艺谋导演的作品《英雄》获得的香港金像奖最佳特效奖。除此之外,他曾凭借一部迷你剧获得过艾美奖提名,由他参与制作的电影作品也获得过不少奥斯卡提名,也曾数次得奖。

罗斯巴特的职业生涯始于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创立的工业光魔,他加入这家业界巨头后协助创立了视觉预览部门,也为《101忠狗》(101 Dalmatians)、《龙卷风》(Twister)、《侏罗纪公园2:失落的世界》(The Lost World: Jurassic Park)等多部影片完成了概念设计。他曾被邀请加盟《星球大战2:帝国反击战》(Star Wars V: The Empire Strikes Back),负责影片中千年隼号的设计工作,这对于他而言无疑是梦想成真的一件事情。1996年,他成为工业光魔著名的Mac工作小组(Rebel Mac Group)的一员,为《星际旅行8:第一次接触》(Star Trek: First Contact)、《黑衣人》(Men In Black)、《星球大战前传1:幽灵的威胁》(Star Wars I: Phantom Menace)、《断头谷》(Sleepy Hollow)等影片打造特效镜头。

罗斯巴特也担任过很多视觉特效、数字电影制作软件的技术顾问和开发者,其中就包括了苹果公司的Final Cut Pro,品尼高的Commotion以及奥多比的After Effects。他也为不少业界杂志供稿。

罗斯巴特1993年毕业于亚利桑那大学,在那里他获得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学位。

亨利·杰克曼(作曲家):凭借自己接受过的正统古典乐训练和丰富经验,亨利·杰克曼成为了一位成功的专辑制片人和电子乐制作人,他也已经跻身当今乐坛最顶尖的作曲家行列。他曾参与过不少知名影片的制作,其中有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执导、扣人心弦的剧情片如《菲利普斯船长》(Captain Phillips);改编自漫画的商业大作如《X战警:第一战》(X-Men: First Class)和《美国队长2》(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劲爆刺激的动作片如《王牌特工2:黄金圈》(Kingsman: The Golden Circle)和《海扁王》;备受喜爱的动画影片如《小熊维尼》(Winnie the Pooh)、《穿靴子的猫》(Puss in Boots)、《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和奥斯卡获奖影片《超能陆战队》(Big Hero 6)。他近期的作品包括《勇敢者游戏》系列的最新续作《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漫威大作《美国队长3:内战》(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顽皮狗工作室热卖游戏《神秘海域:失落的遗产》(Uncharted: The Lost Legacy);还有华纳兄弟公司出品、汤姆·希德勒斯顿(Tom Hiddleston)和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主演的《金刚:骷髅岛》。

他参与制作过的影视作品还有:动画影片《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和《极速蜗牛》(Turbo);历史题材影片《亨利四世》(Henri 4);杰克·布莱克主演的喜剧片《格列佛游记》;犯罪惊悚片《窗台上的男人》(Man on a Ledge);奇幻恐怖片《吸血鬼猎人林肯》(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大牌云集的喜剧电影《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以及话题性极强的《刺杀金正恩》(The Interview)。接下来他也将为《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制作配乐。

杰克曼出生于英格兰西南部,他年仅六岁就写下了第一首交响曲。他之后来到牛津大学学习古典乐,并加入圣保罗大教堂合唱团。有意思的是,他同时也被卷入地下音乐风潮之中,开始制作流行的电子乐和舞曲,最终他也得以与席尔(Seal)、噪音艺术(The Art of Noise)这样赫赫有名的音乐人合作。2006年,音乐作曲界的两尊大神汉斯·季默(Hans Zimmer)和约翰·鲍威尔(Hans Zimmer)注意到了风头正劲的他,他也开始与季默和鲍威尔合作,为《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撰写额外的配乐。此后他又与季默多次合作,协助后者完成了《蝙蝠侠:黑暗骑士》( The Dark Knight)、《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加勒比海盗》(The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系列的配乐工作,此后他就开始独自为一些商业大片制作配乐了。

杰克曼本人表示:“我在唱片行业工作了很久时间了,而为电影制作配乐是一件有着更多乐趣的工作。你可以为《X战警》制作配乐,接下来又加盟一部设定于17世纪意大利的电影。这份工作不是要去展示你觉得很酷、或者说你想要听到的东西,而是要创作出适合电影、可以服务好电影的配乐。”

蒂什·莫纳汉(服装设计师):在大学时候选修的戏剧课程大大激发了莫纳汉对于服装设计的兴趣。莫纳汉同时学习表演和服装设计,出于她自己对于研究和样板制作的热衷,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服装设计。她深信自己的表演学习经验可以帮助自己有效地分析剧本,有效地和演员和导演沟通。她在维多利亚大学获得了艺术学士学位,之后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的达尔豪斯大学进修服装研究课程,这门课程主要专注于古代服装的剪裁和构筑。

为一些舞台剧项目负责戏服的剪裁之后,上世纪80年代莫纳汉得以涉足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蓬勃发展的电影产业中来。她最初以助理服装设计师的身份协助一些知名设计师的工作。她参与过的电影项目包括《落在香杉树的雪花》(Snow Falling On Cedars)、《亲亲表妹》(Cousins)、《暴劫梨花》(The Accused)、《爱上罗姗》(Roxanne)等等。

她参与过的作品跨越幻想、喜剧、惊悚、动物、科幻等题材,其中较为知名的电影作品包括顶峰娱乐的《暮光之城2:新月》和《暮光之城3:月食》; 克里夫·欧文(Clive Owen)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 Binoche)主演的《文字和图像》(Words & Pictures);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执导、阿尔·帕西诺(Al Pacino)和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主演的《白夜追凶》(Insomnia);莱塞·霍尔斯道姆(Lasse Hallstrom)执导、罗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和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主演的《美丽待续》(An Unfinished Life); 劳拉·琳妮(Laura Linney)和亨利·科泽尼(Henry Czerny)主演的《驱魔》(The Exorcism Of Emily Rose);还有亚当·桑德勒(Adam Sandler)代表作之一的《球场古惑仔》(Happy Gilmore)。

她参与过的电视作品则有《黑松镇》(Wayward Pines)、《高月》(High Moon)、《绿箭侠》(Arrow)、《你死后遇到的五个人》(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等等。

莫纳汉目前居住在加拿大温哥华。